书友还读过

我真的不当国师
手机版客户端

我真的不当国师
网址登入

玄幻  |  昔云娴

点。“报告,愚路那里有消息,乐田的车子已经了胡公馆,两辆,附近有巡捕,办法进一步观察”“知道了,随报告。”徐满昌着烟:“那个,虎,给我弄点吃来。”小虎赶紧了出去。“小丁”徐满昌慢条斯地说道:“做咱这行的,有的时得盯上一整天,忍饥挨饿嘛,在难免。好在你年,顶得住。”他的。丁远森在心骂了一声。徐满不光贪财,而且了名的吝啬。你己倒是吃饱了,不管手下饿不饿丁远森没空搭理。三姨太会不会照自己的计划,高乐田带到这里?“老胡,日本要的这东西,顶要紧,务必要办了。”“高老板咱们合作多少年,我老胡办事你不放心?”胡四一边说着,一边睛尽往坐在高乐身边年轻漂亮的姨太身上扫。这色鬼。高乐田心骂了一声。要不看在自己要和他作的份上……他嗽了几声:“这事要是办成了,野那里一定不会待你的,我再帮设法,许能在政里谋个差事。”那就多谢高老板,喝酒,喝酒。点了。丁远森到在水米未进,可点不觉得饿。饭肯定结束了,少得再聊会天。问是,会按照自己计划来吗?身后徐满昌一根接着根的抽着烟。是是轻信了丁远森?一个才进力行没几天的小年轻能办成这件大事也没事,真的不功,把责任往丁森身上一推就是。“高老板,慢,不送了。”“步,留步。”看胡四立一脸对三太恋恋不舍的样,高乐田心里冷一声。电话响了小虎接起电话:知道了……徐队,高乐田的车子经离开了胡公馆”丁远森的一颗立刻提了起来。不能成功就看一要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咱们去福州路。”“去里做什么?”“里有个光明书局我想去买书。”又是买书。”高田皱了一下眉头“你又不认识多字,看那玩意做么?”三姨太脸一红:“我一个在家无聊,求求,老爷,陪我去。难道你和我一出来一趟。”高田最怕三姨太撒:“阿彪,有问没有?”“没什大问题。”负责车的彪哥说道:福州路那,高老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海的Ji院大多在那里了。高档长三堂子,中档幺二堂子,专门待外国人的,最档的咸水妹全部在做生意。咱们有兄弟在那里呢”三姨太听着好:“什么事咸水?”“卖的呗。彪哥不屑一顾:那些个外国赤佬身上都是臭的,其是水兵,一股的鱼腥味,又是顶小气的,姑娘没谁愿意做他们生意,只能让咸妹来接待了。”姨太脸上又是一,抓着高乐田的膊连连晃着:“爷,好不好嘛。高乐田在她脸上了一把:“去,,你说,这事随派个人去不就行。”“不嘛,你那些人又不知道要买什么书。”义雄在水果摊前了几个小时了。算长,上次为了人,和弟兄们足等了一天一夜。果摊上摆着几支。那是最抵挡的烟,上海的小赤(小孩子),会马路上捡别人扔的烟蒂,卖给烟,然后烟厂工人烟蒂剥开,把里的烟丝全部凑到起,重新制成卷。这烟没整盒卖,全是一枝枝单。购买者清一色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什么小小贩,拉黄包车,想抽烟,可口里又没几个钱。是细节。你总不让一个摆水果摊,去抽老刀牌吧这同样是徐满昌现的问题。他没了温义雄的老刀,让人给他弄了装烟。老实说,眼目睹的丁远森是非常佩服的。成自己,就考虑到这种细节。两轿车停下,一个着黑色短打的大走了过来:“光书局在哪?”说,还看了一眼放水果摊上的烟。义雄懒洋洋的一:“这里一直开去,第二个路口拐就到了,靠近多利亚路那里。“来了!”一声告,让刚才还懒洋无精打采的徐昌一下跳了起来“准备!”丁远长长的松了口气高乐田到底还是了,自己的一番心也算是没有白!光明书局。两轿车停了下来。乐田非常谨慎,并没有下车,而示意彪哥陪着三太一起进书局。时,又让彪哥继发动轿车,一旦什么突发状况,刻开车逃命。两轿车一前一后,乐田的车子是第辆。可就在车门开,三姨太刚刚车的一瞬间,意发生了。前面弄,忽然出现了一黄包车挡住了去。高乐田反应非快:“倒车,走!”彪哥跟了高田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丝毫犹豫,刻一踩油门。三太半只脚还在轿里,车子骤然发,毫无防备,整人朝前栽倒,脑撞到地上,血流面,顿时晕死过。可是轿车根本管不顾,只顾疯倒车。然而,后又出现了一辆黄车。枪声,就在一瞬间响起……是丁远森第一次加真实的特工行,真实的刺杀任。第一次听到枪,第一次看到杀。一切,都是那的真实。和他之在电影电视里看的完全不一样。动一旦正式开始目标一旦出现,有什么等待最佳机的说法。立刻开刺杀,绝不拖带水!一秒钟都有迟疑。力行社这些特务,一个训练有素,负责路的两辆黄包车迅速到达指定位,接着从黄包车纵身一跃,跳到上,一个翻滚,出枪来立刻射击而两面早就埋伏的特务,也全部了出来。特批的枝俗称“花机关的金陵兵工厂仿MP冲锋枪,配合着毛瑟军用手枪勃朗宁半自动手同时朝着两辆轿凶猛开火。冲锋手每人配有带皮六袋弹匣组,携六个弹匣,每匣十二发子丨弹丨三枝冲锋枪同时火,在如此狭小空间范围内,杀力是具有毁灭性。冲锋枪手弹匣空,手枪手立刻前补位,继续朝轿车射击,压制面的人无法出来然后,换上新弹的冲锋枪手,再扣动扳机。足足空了三个弹匣,声这才停止。丁森没有参战,他第一次身临其境也从来没有开过。他在观察,在习。“检查。”满昌沉声说道。枪手上前,遍布孔的车门一拉,整个都拉了下来而冲锋枪手则在上警惕监视

我家姐姐有点狠
是什么东西

我家姐姐有点狠
官网旧版

玄幻  |  沐浅雯

在城市的万千群中,我和苏又相遇了,看考官位置上坐的那个庄严漂的女人,我深,我和苏雅之,是有缘分,上天的安排,我出现在苏雅生活中。“苏,是你。”能到苏雅,我很奋,但在这个合,苏雅是公的领导。而坐她面前的我,是一个想要投聘到她公司的名求职者。我这个美丽的领面前,只能掩住自己的喜悦不能让苏雅看来,我有对她不敬和调侃。安夏,怎么会我公司面试呢”苏雅很规矩问。“苏总,别误会,我到家公司来面试前,并不知道就是这家公司老总,我也更有想到,我会这家公司里见你。我来这家司面试,是因这家公司有一好的发展平台而我也需要一这样的平台来展。”“安夏你别多心,我有别的意思。苏雅解释着,想,她是误会我的意思,以我给她解释的番话,是怕苏担心我来这家司面试,有另目的,就是冲她来的。苏雅完,看了一眼的资料,“你学管理的,在前公司里做营策划?”“是。”“能说说为什么要离开司吗?HR公司是一家国际大司,实力要比们强啊。”“不喜欢HR公司里每个人的自自利,勾心斗。”我没有给雅说实话,毕,真正的原因说出来不是一光彩的事情,连我在HR公司里最好的哥们海都不知道。个问题,小海问过我,我给小海也是这个案。但是,小似乎并不太相我的答案是真的原因。我不道,今天坐在对面的面试考,公司里的最领导苏雅,她不会相信我的答。苏雅只是了我一眼,想从我的眼神中到真正的答案她没有继续的问这个问题。锋一转,苏雅话题拉到了另的事情上面。你有女朋友吗”“分了。”多久?”“一多月。”“哦”“苏总,你天的精神很好”“是吗,我得自己就像是台开满了电流机器,脑子里时一刻都在为作高速运转着我不得不打起神,这就是我命。”“看得,苏总是一位业型的女人。“最幸福的女,就是做小女,照顾着家庭被自己的男人爱着,没有几女人愿意做女人。”苏雅说这里,浅笑了下,这个笑容是苏雅进门到在,第一个笑,“我给你说些干嘛,走吧面试结束了。苏雅拿起我的料,离开了座,我跟在苏雅后面,吻着她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幽香,让我想起了那个夜。苏雅依在我的怀里,弱得让一个男怜惜。今天的雅,是多么的严、霸气,派十足的领导模。我看着苏雅背影,她走路摇摆的臀,娇的身材,都让在她后面的这男人着迷。苏把我带到了行部经理办公室经理就是刚才试考官中的其一位,四十岁样的男人。“经理,这是安生的资料,你去看看。看完后,到我办公里来一趟。”雅把我的资料给了行政部经胡明。转过身,对我说:“先生,今天就样吧,等有了果,胡经理会你打电话的。其实,我现在想听到一句话苏雅说,安夏到我的办公室坐会吧。但苏没有说,她在属面前,没有出一丝的痕迹她和来面试的个男孩子早就识。我在苏雅眼里,就是一求职者,没有何的特别。我然在心里想骂这个女人真的情,她全然不乎我和她睡过,此刻就站在的身边,她曾嘴里叫着小男的安夏,一个狂爱过一晚上男人。安夏啊夏,是你在自多情,一厢情。不要以为你这个女人有过殊关系,就会到她的好感,错了,你在她眼里,和大街的任何一个男没有区别。我苏雅的这种冷,有些寒心,后悔在心里还念着这个女人“安先生,你回去吧。”看我在发呆,苏又说了一句。苏总,我想问下,最快什么候能知道结果”“最迟明天”苏雅说完,直的回到了她办公室里。我远地冲着苏雅背影看了一眼离开了安雅尔司。回来的路,我想到刚才安雅尔公司里雅的神情,心,我今天的面恐怕是白跑一了,安雅尔公不会录用我。来,还是要着联系下一个出,我接着给几朋友打了电话让他们帮着打一下,有那些悉的公司在招销策划和管理人才。刚到家,前女友给我了信息。从我开HR公司以后,这是我收到岚发来的第一信息,一个多来,我们断掉联系。我知道她没有联系我是心里的愧疚认为对不起我可我觉得她没什么对不起我她想和谁好,她的自由,也她的权利。我愤她的,是她我好上的时候偷偷的还和别人好上,这是我的欺骗。离她后,我也没主动的给她打电话。“晚上空吗?我想请吃饭。”高岚信息中写道。犹豫了一下,想,反正晚上没有去处,和岚见一个面,没有什么。于,准备给高岚短信,问她晚在什么地方吃。短信刚编辑,还没有发出,电话又响了来,是一个陌号码。接起电,是一个甜美女人声音。“夏,晚上有时吗?想请你吃。”“你是?“我是苏雅,听不出我的声了吗。”“是总啊,我是没想到你会给我电话,所以就有联想到会是。”“现在知了吧,你晚上有约会吧?”没有,没有。我选择了撒谎对我来说,我愿去陪着苏雅饭,见到苏雅就是一份很愉的心情。这是期待的,苏雅出想要我陪着吃饭,我毫不豫的答应了她“那好,你把的地址发信息我吧,我忘记你的地址,一儿我过来接你”我合上电话欢喜得跳了起。“喔,美妙女人,美妙的情。姐,小男想你了。”我奋地吻了一口上的电话。这感觉,就像是恋时刻,苦苦求一个女孩没结果,突然有天,她答应愿和你约会。甜蜜的,充满了光,暖到了我心窝。我把地给苏雅发过去后,赶紧又给岚回了信息。高岚,对不起晚上我有点事,恐怕来不到。”很快,高给我回了信。安夏,是陪新朋友吗?”“是。”“那你定是在恨我。“高岚,我怎会恨你呢,这想法我从来没过。”“安夏请你别恨我,的心里,是爱的,一直都在你。只是,有事情的发生,我也不愿意看的,也是无法制的。你知道,我很想给你电话,听听你声音,还像以那样,叫你夏每次拿起电话我都没有勇气我害怕你的怨,害怕你不接电话。

我家太子绝不可能是废材
下载安卓版

我家太子绝不可能是废材
    功能APP

    玄幻  |  璃兮

    这简直比业赛车手操作都要*精湛。尤其,车尾碰之下,佛撬杆一,让兰博尼横飞出,更是惊了她的下。不过!不好!林,那徐子可是天龙团的大少而张天更会长的独!你这么付他们,们一定会复!”白想到这里一张俏脸的一下,白如纸,色之中,现出浓浓惊恐。只听到这话林凡毫不意,只是角浮现一淡淡的笑:“放心没事的!没事?白差点被气了。一下得罪两大少,怎么能没事。在奔驰车刚离开!辆兰博基的凹扁车,瞬间掉下来,两身影狼狈堪的从车爬了出来正是徐子和张天。大恶少看撞成一堆铁的兰博尼,二人冷汗,哗啦从额头淌下来。险!若非博基尼的护装置非,他们二怕是早就撞成一堆泥了。“蛋!!!徐子恒满狰狞,他堂大少,在一个废赘婿的手,让他简发狂。“恒哥,我在就联系表哥,一要将这个蛋找出来”张天同满脸的怨愤恨。当,拿出手,便拨打一个号码打了过去张天可是道,自己表哥乃是管交通的人物。让调查一下林凡二人去向,简易如反掌只是!当话扣下,天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见了的神色,佛听到了么不可思的事情一。嗯?这幕,让徐恒一愣,后疑惑的道:“张,怎么了那个废物竟去了哪?快说啊我们好找去报仇!咕噜!张狠狠吞了口吐沫,后满脸惊的说道:子恒哥,说了你可不信!刚我表哥调了,发现城的监控都没有拍那辆奔驰车牌!那车,在前路口,消…消失了根本找不去了哪里…”什么听到这话徐子恒简不敢相信己的耳朵毕竟,江的交通监设施,极先进,在区之中,有车辆都所遁形。这一路之,几十个像头,没一个拍到牌,更是辆从监控下凭空消,这特么么可能!该死!”子恒心头不可遏,狠一拳砸报废的兰基尼上。的拳头,时被震得阵生疼,他心头的怒,更是涌到了极:“好!一个废物婿!竟然得罪我徐恒,你等!我现在给我老子电话,不揪不出来!”徐子话语,充着怨毒。听到这话张天精神振。他自知道,徐恒的老子便是天龙团的董事徐天龙,个跺一跺,江市都震颤的大级人物。种人物出,那个小赘婿,彻完蛋。想这里,张的脸上,浮现浓浓森然:“!那我也我老子挂话!老爷最疼我了若是知道差点被人的身亡,定发狂不!”说完两大恶少视一笑,后纷纷给己老子打了电话。此同时!龙集团的事长办公内。徐子的老子,龙集团董长徐天龙双目死死着电脑的幕,他额的冷汗,啦啦流淌断。“天!我们江竟然还隐着这么一狂龙!太怕了!这直太可怕!”“我天龙集团也只是环集团这个然大物的个鳞片而,但是想到,我们球集团的头,竟然在我的地!”徐天的声音,在发颤。在他身前那电脑屏上,出现是一个男的照片。子一身黑,整个人佛黑暗之的魔鬼,人一种阴萧杀之感哪怕是隔屏幕,也人后背一发凉。仿,他是从山血海之,走出来死神,让胆颤。不如此!更让人难以信的是!个男子的容,正是…林凡!凡!环球团新任董长!徐天看着林凡照片,只觉一颗心要蹦出来,这可是的终极BOSS,让他如何不忐兴奋。叮叮!只是在这时,道手机铃,响了起。嗯?徐龙眉梢一,当看到面显示的电,是自的儿子徐恒后,不闪现一抹耐,拿起话,接了来:“说”徐天龙声音冷漠只是,电之内,却然传来了道哭腔一的声音:爸,救我!我差点了!您一要替我报!”什么此话一出让徐天龙色大变。江市,何不知徐天,何人不天龙集团怎么可能人敢动自的儿子,其差点害自己儿子这……简该死!“么回事?么人做的”徐天龙声音,渐冰寒了起。仿佛一猛虎,在制心头的火。听到声音,电另一头的子恒,心狂喜,不还是伪装一副惊恐音,说道“爸,刚我被一辆驰车撞了我的兰博尼,彻底废!我也点死在车!”轰!话一出,是让徐天身上的煞,弥漫了来,心头杀意和怒,越发旺。这还不。“爸,我的人,白家的人开车的,是白家的个废物上女婿——凡!”“帮我报仇!立刻派把他抓起,我要收他,让他尝被车撞滋味!”么!林…林凡?这句话,让天龙如遭击,脑袋震眩晕,个人差点厥过去。赶紧走到脑前,看林凡的资,眼皮狂不止,低的问道:子恒!你清楚,那林……林是不是白的丈夫?嗯?徐子微微一怔他没有想,自己父也听过这人,当下紧说道:没错!爸就是这个畜生!给弄死他,死他!”!这一刻徐子恒发,自己说这句之后自己老子边竟然彻安静了下。尤其,不断传来道‘呼呼喘着粗气声音,仿一头老虎在发怒一。“爸,……”徐恒当下便询问。只他话语刚出口,电的另一端顿时传来天龙的惊咆哮之声“窝草尼!徐子恒你个小王蛋,你特想害死老啊!”“命令你,紧找到林生,给他头道歉!是他不原你,老子一个找人死你!”嘟嘟嘟…”一阵震欲聋的喝结束,便一阵电话音传来。子恒:“…”他彻懵了。明是自己差送命,为他要自己姓林的磕道歉?这么……到是不是自亲爹?究特么发生什么

    我可能不是主角
    平台客户端下载

    我可能不是主角
    收藏回复

    玄幻  |  晨曦骄阳

    这简直比职业赛车手,操作都风*精湛。尤其,车尾一碰之下,仿佛撬杆一般,让兰博基尼飞出去,更是惊掉了她的下巴不过!“不好!林凡,那徐子可是天龙集团的大少,而张天是会长的独子!你这么对付他,他们一定会报复!”白伊想这里,一张俏脸刷的一下,惨如纸,神色之中,浮现出浓浓惊恐。只是听到这话!林凡毫在意,只是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笑意:“放心!没事的!”没?白伊差点被气哭了。一下子罪两大恶少,怎么可能没事。在奔驰车刚刚离开!那辆兰博尼的凹扁车门,瞬间掉了下来两道身影狼狈不堪的从车内爬出来。正是徐子恒和张天。两恶少看着撞成一堆废铁的兰博尼,二人的冷汗,哗啦啦从额流淌下来。好险!若非兰博基的防护装置非凡,他们二人怕早就被撞成一堆肉泥了。“混!!!”徐子恒满脸狰狞,他堂大少,栽在一个废物赘婿的里,让他简直发狂。“子恒哥我现在就联系我表哥,一定要这个混蛋找出来!”张天同样脸的怨毒愤恨。当下,拿出手,便拨打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张天可是知道,自己的表哥是主管交通的大人物。让他调一下,林凡二人的去向,简直如反掌。只是!当电话扣下,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见鬼的神色,仿佛听到了什么不思议的事情一般。嗯?这一幕让徐子恒一愣,而后疑惑的问:“张天,怎么了?那个废物竟去了哪里?快说啊,我们好人去报仇!”咕噜!张天狠狠了一口吐沫,而后满脸惊愕的道:“子恒哥,我说了你可能信!刚才我表哥调查了,发现城的监控,都没有拍到那辆奔的车牌!那辆车,在前面路口消……消失了!根本找不到去哪里……”什么!听到这话,子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江市的交通监控设施,为先进,在市区之中,所有车都无所遁形。而这一路之上,十个摄像头,没有一个拍到车,更是车辆从监控底下凭空消,这特么怎么可能!“该死!徐子恒心头怒不可遏,狠狠一砸在报废的兰博基尼上。他的头,顿时被震得一阵生疼,让心头的愤怒,更是汹涌到了极:“好!好一个废物赘婿!竟敢得罪我徐子恒,你等着!我在就给我老子打电话,不信揪出来你!”徐子恒话语,充斥怨毒。而听到这话,张天精神振。他自然知道,徐子恒的老,便是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徐天,一个跺一跺脚,江市都要震的大佬级人物。这种人物出马那个小小赘婿,彻底完蛋。想这里,张天的脸上,也浮现浓的森然:“好!那我也给我老挂电话!老爷子最疼我了,若知道我差点被人害的身亡,一发狂不可!”说完!两大恶少视一笑,而后纷纷给自己老子起了电话。与此同时!天龙集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徐子恒的子,天龙集团董事长徐天龙,目死死盯着电脑的屏幕,他额的冷汗,哗啦啦流淌不断。“哪!我们江市竟然还隐藏着这一条狂龙!太可怕了!这简直可怕了!”“我们天龙集团,只是环球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个鳞片而已,但是想不到,我环球集团的龙头,竟然就在我地盘!”徐天龙的声音,都在颤。而在他身前。那电脑屏幕,出现的是一个男子的照片。子一身黑衣,整个人仿佛黑暗中的魔鬼,给人一种阴冷萧杀感。哪怕是隔着屏幕,也让人背一阵发凉。仿佛,他是从尸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死神,让胆颤。不仅如此!更为让人难置信的是!这个男子的面容,是……林凡!林凡!环球集团任董事长!徐天龙看着林凡的片,只感觉一颗心都要蹦出来,这可是他的终极BOSS,让他如何不忐忑兴奋。叮叮叮!是就在这时,一道手机铃声,了起来。嗯?徐天龙眉梢一挑当看到上面显示的来电,是自的儿子徐子恒后,不由闪现一不耐,拿起电话,接了起来:说!”徐天龙的声音冷漠。只,电话之内,却骤然传来了一哭腔一般的声音:“爸,救我!我差点死了!您一定要替我仇!”什么!此话一出,让徐龙面色大变。在江市,何人不徐天龙,何人不知天龙集团,么可能有人敢动自己的儿子,其差点害死自己儿子。这……直该死!“怎么回事?什么人的?”徐天龙的声音,渐渐冰了起来。仿佛一头猛虎,在压心头的怒火。听到这声音,电另一头的徐子恒,心头狂喜,过还是伪装出一副惊恐声音,道:“爸,刚才我被一辆奔驰撞了!我的兰博基尼,彻底报!我也差点死在车里!”轰!话一出,更是让徐天龙身上的气,弥漫了出来,心头的杀意怒火,越发旺盛。这还不止。爸,撞我的人,是白家的人!车的,正是白家的那个废物上女婿——林凡!”“您帮我报啊!立刻派人把他抓起来,我收拾他,让他尝尝被车撞的滋!”什么!林……林凡?这一话,让徐天龙如遭雷击,脑袋震眩晕,整个人差点昏厥过去他赶紧走到电脑前,看着林凡资料,眼皮狂跳不止,低沉的道:“子恒!你说清楚,那个……林凡是不是白伊的丈夫?嗯?徐子恒微微一怔,他没有到,自己父亲也听过这个人,下赶紧说道:“没错!爸,就这个小畜生!给我弄死他,弄他!”静!这一刻,徐子恒发,自己说完这句之后,自己老那边竟然彻底安静了下来。尤,还不断传来一道‘呼呼’喘粗气的声音,仿佛一头老虎,发怒一般。“爸,您……”徐恒当下便欲询问。只是他话语刚出口,电话的另一端,顿时来徐天龙的惊天咆哮之声:“草尼玛!徐子恒,你个小王八,你特么想害死老子啊!”“命令你,赶紧找到林先生,给磕头道歉!若是他不原谅你,子第一个找人弄死你!”“嘟嘟……”一阵震耳欲聋的喝骂束,便是一阵电话盲音传来。子恒:“……”他彻底懵了。明是自己差点送命,为何他要己给姓林的磕头道歉?这特么…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爹?究竟么发生了什么

    我在大唐是传奇
    指导玩家

    我在大唐是传奇
    软件官网下载

    玄幻  |  香寒

    我叫韩源,今年二十岁,从我的名义上就难看出父母对我的期。不过我也是非常的气,在大学毕业后,接入选了公务员的考。只是因为家庭背景缘故,公务员之路并像我想象中那么平坦失业了将近半年,一电话的到来,让我惊到了发狂的地步。但不知道的是,这份工将会给我带来多大的烦!“收费站收费?也算公务员吗?”我些疑惑的问道。“当算,月工资七千,如可以的话,明天就可来签合同。”手机对是一个男子,听声音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七千?”不过当我到这个工资够,整个却是愣了一瞬间。公员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工资却并不算。一般的公务员刚开上班最多也就拿个三多的工资就算不错了月工资七千,这是属中层高管的工资水平接到电话的第二天,迫不及待的就来到了费运管所。负责接待的人叫周元天,是运所的所长。“合同在里,每天夜里十一点班,早上七点下班,上班的收费站很偏僻所以路过的车辆很少工作起来也是非常的松。”周元天把合同到了我的面前。我拿看了两眼,知道了我作的地点。大洼湖,里是在九江市的郊区置,确实是非常的偏。“有问题的话可以出来,福利待遇的话运管所也是不会亏待的。”“谢谢周所长我没问题了。”我微一笑,拿起桌子上的在合同上签了字。好容易才等到一份工作而且工薪又是这么的,我怎么可能还有问?“没问题就好,晚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外我说几件事,你要牢记住,晚上上班的候一定不能离开收费,另外晚上不能睡觉尤其是在十二点左右时候。”周元天非常真的叮嘱着说。“我住了。”虽然对周元的叮嘱有些奇怪,但都是属于收费站人员正常规定,所以我也有再多想什么。运管是安排宿舍的,所以中午的时候,我就把中的东西全部搬了过。这样的话一个月又以省个几百块的房租。一直忙活到了下午才算把所有东西都收好。咕噜噜...因为兴奋,我一天都没有饭了,肚子在这时候是已经开始发出抗议运管所里是有食堂的“咦,居然有红烧肉今天奖励下自己!”到食堂后,我点了一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坐在食堂角落位置始大快朵颐起来。但在我饭吃到一半的时,在不远处几个人聊的声音,却让我愣住。“你们听说了吗,洼湖收费站又有人来,真是要钱不要命啊”“乱葬岗上建收费,想不出事都难,真知道运管所是怎么想。”“鬼知道,非要夜去哪里收费,那种上半夜会有人去吗?几个人应该也是运管的工作人员。“大洼?要钱不要命?”他说的人应该就是我了只是一个收费员的工,这会有危险?“他说这个收费站是建在葬岗上的,难道有...邪祟?”我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面前的烧肉似乎都不香了。过等我反应过来想要打听一下时,那几个已经是吃完饭走了。食堂回到宿舍。我脑里还有些混乱,一直在回想着之前那几个聊天时说出的话语。宿舍一直是坐到了晚十点,我抽了将近一烟。“小韩,去上班没有?一定要记住我天的交代。”到了十半的时候,周元天的话打来了,是为了提我准时上班。“世上里有什么邪祟,都是编造出来的罢了。”自语了一声给自己打,然后犹豫着走出了舍。因为大洼湖的收站距离运管所有将近公里,所以运管所是配车的。“靠!”不当我刚刚来到运管所我配的车前时。车子却是有个人正坐在副驶上!我脑子里一直在想着之前那些人的,此刻被直接吓了一。“咳咳...小伙子,你就是刚来的小韩,我是原先大洼湖的费员,我叫李文华。车子里的人轻咳了两,说出的话让我松了口气。“李大哥,您原来大洼湖的收费员那您现在被调到哪里?”李文华满脸皱纹看上起最起码也是有五十岁,我称呼他为哥自然是没有问题。退休了,今天你第一上班,我带你过去熟环境吧。”李文华很和的说道。“那谢谢大哥了。”有人陪同我自然是没有意见。几分钟后,我驱车已是来到了大洼湖收费。收费站很小,只有个收费口,所以晚上班的人只有我一个。这里的规矩很简单,要睡觉,不要离开收站就行,要不然...唉!”李文华先是领我在收费站转了一圈然后才语气深沉的说。“李大哥,这里是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我试探性的问道。“实是发生过不吉利的情,在你之前有五任费员,但结果却都是太美好。”李文华说这里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后才继续道“我要回家了,记住说过的话。”“李大,我送你吧,这里距城区这么远。”我闻急忙开口说道。“不麻烦了,我家就在附的村庄里,走路也就分钟,我看你人还不,记住我的话,在这收费,多一事不如少事。”李文华说完最一句话,就是直接朝夜幕走去,很快就是失在了黑暗之中。我着李文华的背影,眉紧锁,总感觉哪里有不对劲。“在我之前五任收费员,结果都不太美好...”猛然间我身子一震,李文说都是不太美好,那是我的上一任收费员那他同样是在不太美的范畴之内!“自己自己,好好上班才是重要的。”过了几秒后,我自语了一声,后走进了收费站岗亭。大洼湖地处偏僻,条路白天走的车都是多,更不要说晚上了四周一片漆黑,收费的灯光就像是汪洋大内的渔船,随时都有能被直接吞没。我低看了一眼手机,马上要十二点了。上班一小时,居然没有一辆经过。如果是照这样情况来看,一晚上我未必能见到一辆车。滴滴!但就在凌晨十点的时候,突然有车笛的声音在不远处响。我精神一振,急忙起头来。一辆红色跑,此刻刚好来到了收站岗亭的面前。“多钱?”车里坐着一个人,因为灯光昏暗的故,模样看不太清。听声音应该是一位年的女孩子,看轮廓应也非常的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