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幸是而已
下载网

幸是而已
app软件下载

玄幻  |  璃兮

精疲力尽后,我松开了牙,感觉到他也放松下来,后将我放在床上。他合衣在床上,这是要同床的表吗的?我爸才刚死,他难良心就不会痛吗?“我不动你!”庄逸阳的声音透疲倦,根本没有管出血的口,很快就睡着了。我缩床上一角,抱着腿坐在那看着他的睡颜。坦白说,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论是工作还是睡颜都是碾杨瑞。安静的夜,我就这静静地看着他,明知道这的男人就如罂粟,沾上就戒不掉。可就是忍不住盯他的脸,如果,如果我没离过婚,是不是可以争取下?这个念头冒出来,我刻拍拍自己的脸。别傻了那是天上的星星,凡人怎可能摘到?那一夜本来就个意外,而且如果我对他心,我爸在天之灵都会变雷电劈死我。困意来袭,睡在了床的最边上,离他远的。不敢靠近!然而第日醒来,我却睡在他怀中并且是主动地抱着他。我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他的离我不到一厘米,我鬼使差地亲了一口。看到他的睛要睁开,吓得赶紧闭上睛,装作睡觉。一会,他我盖好被子,就起来了。我会尽力对你好,直到这孩子生下来,你不用想太。”庄逸阳看出来我是装,依旧很温柔。我忍不住口,“为什么?”为什么然对我好?怕我不生这个子吗?完全没有必要,他是握住我母亲的生死,我能反抗吗?“医生说了,母感情好,生出来的宝宝会聪明可爱!”庄逸阳突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在我脸懵逼的状态下离开。这理由我给满分!“可我没父亲了!”我低声说着,也没有父亲了。庄逸阳没说话,沉默地出去了。我的死,成了我们之间跨不去的鸿沟。很快孩子就满个月,那些保胎药也就不吃了,庄逸阳允许我可以去走走。我就想去逛逛母店,亲手给孩子挑一些用,不用庄逸阳的钱,是我给孩子的。哪怕最后必须离开,我也希望可以多做些。但是没想到居然在这碰见了杨瑞跟许琴,很显对方也是来买东西的。看琴那肚子得有六个月了,我跟杨瑞离婚不过才两个。孰是孰非,现在那些人明了。我并不打算跟他们缠,转身就走。但许琴却住了我的路,“林靖雯,现在攀上庄总,真是不一!将我们往死里逼,瑞龙产,你高兴了吧!”瑞龙司破产?这个消息我还真不知道,一直都没有去处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谁居然破产了。这样更好,得不到,大家都别要了。高兴,我当然高兴!说明是个旺夫的女人,而你是灾星!杨瑞离了我娶了你就只能是一败涂地!”我实高兴,看着杨瑞那衰样别提多爽。曾经视如生命男人,现在不过是一根稻,遇见还可以踩几脚。“雯!”杨瑞这次倒是没有人,反而拉住要骂人的许。让我有些意外,这次又算计我什么?“请叫我林姐,好狗不挡路,让开!我皱着眉头,这两个人直将店门口给堵住了,这是么意思?梅子姐扶着我,声问我,要不要动手,我意她再等下!“杨瑞,你么意思,拦着我让这贱人我!”许琴推开杨瑞,就要来打我。梅子姐抓住她手,我反手就给了她一耳。“做小三,就应该躲起,这巴掌是教会你怎么做!”我离婚前后都没有去许琴的麻烦,是因为这个人脏了,我已经不需要。不代表她有资格对我耀武威,还来辱骂我。“我小,你林靖雯不照旧是个小,庄逸阳可是有未婚妻的你以为凭着肚子就可以嫁他吗?简直就是做梦!”琴捂着脸,想要动手,有子姐在,他们两个都不是手。庄逸阳有未婚妻?这事我从未问过,也不知道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没未婚妻才不正常。小三,两个字对我打击性比较大我爸妈为何那么反对,就怕我成为小三。本↘书↘↘发↘追.书.帮↘而现在对于庄逸阳未婚妻来说,不就是个小三吗?杨瑞给许琴一巴掌,看着他们两人扭打在一起,我都没有何快,感。完全陷入小三个身份中,我爸死亡的画又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开了浓烈的自责,疯狂地打妈的电话,可那边一直都掉,最后直接关机。她是多厌恶我这个女儿,眼泪着脸颊流个不停。“雯雯你别哭,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们复婚好不好?”杨瑞后面追过来,独身一人,出来的话,却让人恶心。擦干眼泪,咬牙切齿地说“你最没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闹到医院,我就不会死!”庄逸阳有错杨瑞就是有罪。我千里迢地嫁给他,他却那样对我明知道我爸生死关头,还到医院去,这仇我这辈子不会忘记。“我错了,我迷心窍,我不是人!你原我好不好?我们重头再来好不好?”杨瑞突然拽起的手抽他的脸,我嫌脏往退。他就自己抽自己,很脸就肿起来。我心中真是味陈杂,“杨瑞,你不爱就该放了我,而不是设计陷入这样的境地!”往事堪回首,我再也不愿意跟多说一句话,他今日是做,还是真心悔改都跟我没关系了。回到庄逸阳的别,我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他今在阳城,打电话来一起吃饭。他对孩子非常重视,凡有时间,就会来多陪陪们。有时候还会非常神圣摸摸我的肚子,倒是没有多逾越的动作。“你未婚是谁?”我有些恐慌他的婚妻,那可是我未来孩子妈妈!性格好不好?会不虐待孩子?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喜欢老公的私生子!庄逸阳诧异地看着我,不要胡思乱想,这跟你没系!”我摸着肚子,勇敢对上他的眼睛,“她是我子的妈妈,当然有关系!如果她不好,我拼了命,不能将这个孩子给他。我不管什么协议不协议,当这话不能说出来。“周思,孩子不会给她带,我自带!”庄逸阳给了一个承,但我却不能相信。“如她找到我,我该怎么处理”我的存在,迟早会被人到,庄逸阳基本上都在这休息。只要有心,很快就查到。“不用怕,保护自就好!她不会在意这些的”庄逸阳随意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很吃惊。他的未婚不会在意我的存在吗?如说,女人对小三不在意,就一个可能,他的未婚妻本就不爱他

星尘远航军
安卓下载中心

星尘远航军
平台app下载

玄幻  |  蕖荟

我被迫跑路为了躲开一个男人纠缠,这个男人对我纠缠不休因为怀疑我搞了他马子。可我在是迫不得已,这里面有很多会,可这货并不理解我的苦衷整天喊打喊杀的要灭了我,四造谣诽谤,还给我起了个响亮绰号“禽兽”,严重败坏了我名声。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这事归根结底怪我自己管不住兄弟。那天晚上我跟两个朋友酒吧里喝酒,这两个朋友一个我很铁的哥们李玉,一个是李的朋友王斌,王斌就是后来我了他马子那个家伙。李玉和王都是公子哥,家里的背景颇深在江海这个地界提起来都是有有脸的人物。可是他们那点家跟我比起来就差远了,简直不一提。至于我的身世一会再讲现在先讲讲我是如何误打误撞了王斌的马子。我未婚妻萧梅上海出差了,我约了李玉去酒喝酒。喝酒只是个借口,其实人去酒吧的潜意识里都带着一把妹的心理暗示,因此一开始只叫了李玉。我的计划是我和玉两个人坐在酒吧里,看到有单的姑娘,如果姿色还不错就前去勾搭勾搭;勾搭不上也无谓,擦个心慌也是好的嘛。可没想到李玉不仅约了个他最新搭上的姑娘,还叫了王斌这货王斌不甘寂寞,又叫了他马子萍。这样算起来就已经五个人,三男两女。我干脆也打电话了一个叫林娜娜的姑娘来,这凑够三男三女显得和谐。林娜是我所在单位新分配来的大学,是个关系户,听说家里也有背景。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笑来脸上有两个好看的酒窝。因我是林娜娜的主管领导,她好次要请我吃饭,我都阴差阳错没顾上。正好今天晚上有空,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喝酒聊。林娜娜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挂了电话心里也有点期待,如果发展顺,今晚铺垫好,一切皆有可能兴许就把她办了呢。我和李玉到的酒吧,坐在里面我环顾了下四周,没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心里还挺庆幸自己约了林娜娜英明决定。我和李玉喝了两瓶酒后,李玉约的姑娘李扬就来。几分钟后王斌带着他的马子萍也到了。林娜娜却迟迟不见影,让我心里很不爽。需要介一下,李玉约的姑娘李扬虽然得一般,又瘦又高,但嘴角有颗美人痣,笑起来十分性感,又特别喜欢笑,偶尔还会伸出头舔舔嘴唇,看得让人心痒难。王斌的马子张萍个子也很高身材有点丰满,一条大长腿上着一条齐臀小短裙,看起来很狂野。我们五个人干了一箱啤林娜娜还没来,连个电话都没个,我一直强忍着不给林娜娜电话催她,可禁不住李玉和王不断地让我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我被他们两个说烦了,飞了一电话过去。电话通了,我问林娜怎么还没到。这姑娘居然告我说,她大姨妈来了,不能喝就不过来了。我明知道她是在淡,而且我还隐约听到她电话背景似乎是在一个嘈杂的酒吧,但为了不让这几个鸟人笑话,只能强压住怒火,跟他们解说这女的今晚不方便。我的这谎言比林娜娜的也高明不到哪,说完我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喝。突然感觉到在座的人都沉默,抬起头看了看,每个人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尤其王的马子张萍,似乎低下头还窃了一下。这我觉得很没面子,里窝着一股火却不便发作。我装咳嗽了一声,和李玉开了几玩笑活跃气氛,强颜欢笑和在的人每个人都干了两杯酒。一酒下来,又回到了刚才那种热和谐的氛围。我们开始玩扑克刚玩了两把牌,张萍因为王斌错了一张牌冲着他发起火,动还很大,引得酒吧里的人都站来围观。张萍大声骂道:“你妈是猪脑子啊,有大牌不出留养老啊,不会玩别玩,蠢货!王斌脸上挂不住,说:“你他才蠢货,不就出错一张牌嘛,么牛逼干什么!”张萍火更大,大声说:“我就牛逼了,你骂我一个试试,长本事了你。我们三个人连忙劝架,可越劝两个货还越来劲,谁都不听劝当王斌嘴里蹦出一句“你妈的人”时,张萍呼一下站起来,手抄起一个瓶子向王斌抡过去张萍这个动作非常连贯,一气成,动作干脆且潇洒,她抄起子时眼神里闪过一丝可怕的杀。哦,就在那一瞬间,我被张这个动作征服了,心里居然涌出一股无法言明的快感。王斌意识躲了一下,被张萍这次暴袭击彻底激怒了,他也猛地站身来,抓起一支酒瓶子抡了起。我和李玉条件反射地蹦起来李玉抱住王斌,一把夺下他手的酒瓶子,大声说:“你们两都疯啦,快点给老子住手。”也赶紧一把抱住张萍,身体接到她巨大的胸脯,感觉到一股大的张力,差点被她胸部的力给反弹出去。我心里感慨,胸大,感觉好有力量。我和李玉别安抚着王斌和张萍,拼命把们按在座位上。两个人坐下来巴也没闲着,互相问候着对方祖宗,都恨不得吃了对方。闹最后,王斌大概也觉得没意思,恨恨地瞪了张萍一眼,说:今天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给老记住,有本事以后别找我。”萍毫不示弱地说:“找你我就是人,我是你养的。”我说:好了张萍,少说两句,你就别他一般见识啦。”张萍仍然愤地说:“唐少,你别劝我,今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他没完。”王斌又狠狠地剜了萍一眼,甩手一扭一扭走了。斌走路的姿势很奇特,胯骨扭的幅度很大,好像裆里夹着一屎,随时都要拉到裤子里一样张萍却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丝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和李玉对一眼,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理说,我们和她只是第一次见,和她一点都不熟,如果不是斌根本就不认识她,可她似乎愿意跟我们待在一起,让人捉不透她的真实意图。不过怎么毕竟人家刚和男朋友吵完架,为男人我们都应该安慰安慰她我说:“嗨,别生气啦,王斌那狗脾气,明天他就会去跟你歉了。”张萍冷哼了一声,愤地说:“谁稀罕他道歉呢,整除了吹牛逼还有什么本事,不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吗,还真把己当个什么人物似的。”我说“算啦,反正他都走了,咱们酒。”李玉也说:“你们两个是,打个牌也能吵成这样,来前都吃了枪药了,火气都这么,我看还是留着点力气上炕吧男人跟女人晚上不应该吵嘴,是应该攒足了力气在炕上PK。”张萍忽然很隐蔽地冲我笑了,举起酒杯,说:“算啦,我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来唐,我们喝酒。”张萍的笑容十暧昧,顿时让我心神一荡,隐感觉到这个女人似乎有什么阴。不过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着尽快把这货毛捋顺,免得败了我们的酒兴。如果当时我多个心眼,就不会上了这女人的船,更不会被王斌搞得声名狼。

芊言万语的正确使用方法
指导玩家

芊言万语的正确使用方法
    玩家分享

    玄幻  |  薇璃兮

    我叫韩源,今年二十六岁,我的名义上就不难看出父母我的期望。不过我也是非常争气,在大学毕业后,直接选了公务员的考核。只是因家庭背景的缘故,公务员之并非像我想象中那么平坦。业了将近半年,一个电话的来,让我惊喜到了发狂的地。但我不知道的是,这份工将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收费站收费?那也算公务员?”我有些疑惑的问道。“然算,月工资七千,如果可的话,明天就可以来签合同”手机对面是一个男子,听音应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七千?”不过当我听到这个资够,整个人却是愣了一瞬。公务员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工资却并不算高。一的公务员刚开始上班最多也拿个三千多的工资就算不错。月工资七千,这是属于中高管的工资水平。接到电话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就来了收费运管所。负责接待我人叫周元天,是运管所的所。“合同在这里,每天夜里一点上班,早上七点下班,上班的收费站很偏僻,所以过的车辆很少,工作起来也非常的轻松。”周元天把合推到了我的面前。我拿起看两眼,知道了我工作的地点大洼湖,这里是在九江市的区位置,确实是非常的偏僻“有问题的话可以提出来,利待遇的话,运管所也是不亏待你的。”“谢谢周所长我没问题了。”我微微一笑拿起桌子上的笔在合同上签字。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份工,而且工薪又是这么的高,怎么可能还有问题?“没问就好,晚上你就可以去上班,另外我说几件事,你要牢记住,晚上上班的时候一定能离开收费站,另外晚上不睡觉,尤其是在十二点左右时候。”周元天非常认真的嘱着说。“我记住了。”虽对周元天的叮嘱有些奇怪,这都是属于收费站人员的正规定,所以我也没有再多想么。运管所是安排宿舍的,以在中午的时候,我就把家的东西全部搬了过来。这样话一个月又可以省个几百块房租了。一直忙活到了下午才算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噜噜...因为兴奋,我一天都没有吃饭了,肚子在这时也是已经开始发出抗议。运所里是有食堂的。“咦,居有红烧肉,今天奖励下自己”来到食堂后,我点了一份己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坐在堂角落位置开始大快朵颐起。但就在我饭吃到一半的时,在不远处几个人聊天的声,却让我愣住了。“你们听了吗,大洼湖收费站又有人了,真是要钱不要命啊!”乱葬岗上建收费站,想不出都难,真不知道运管所是怎想的。”“鬼知道,非要半去哪里收费,那种地上半夜有人去吗?”几个人应该也运管所的工作人员。“大洼?要钱不要命?”他们说的应该就是我了,只是一个收员的工作,这会有危险?“们说这个收费站是建在乱葬上的,难道有...邪祟?”我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面的红烧肉似乎都不香了。不等我反应过来想要去打听一时,那几个人已经是吃完饭了。从食堂回到宿舍。我脑里还有些混乱,一直是在回着之前那几个人聊天时说出话语。在宿舍一直是坐到了上十点,我抽了将近一盒烟“小韩,去上班了没有?一要记住我白天的交代。”到十点半的时候,周元天的电打来了,是为了提醒我准时班。“世上哪里有什么邪祟都是被编造出来的罢了。”自语了一声给自己打气,然犹豫着走出了宿舍。因为大湖的收费站距离运管所有将十公里,所以运管所是给配的。“靠!”不过当我刚刚到运管所给我配的车前时。子里却是有个人正坐在副驾上!我脑子里一直还在想着前那些人的话,此刻被直接了一跳。“咳咳...小伙子,你就是刚来的小韩吧,我原先大洼湖的收费员,我叫文华。”车子里的人轻咳了声,说出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李大哥,您是原来大洼的收费员?那您现在被调到里了?”李文华满脸皱纹,上起最起码也是有四五十岁我称呼他为大哥自然是没有题。“退休了,今天你第一上班,我带你过去熟悉环境。”李文华很随和的说道。那谢谢李大哥了。”有人陪,我自然是没有意见。十几钟后,我驱车已经是来到了洼湖收费站。收费站很小,有一个收费口,所以晚上上的人只有我一个。“这里的矩很简单,不要睡觉,不要开收费站就行,要不然...唉!”李文华先是领着我在费站转了一圈,然后才语气沉的说道。“李大哥,这里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我探性的问道。“确实是发生不吉利的事情,在你之前有任收费员,但结果却都是不美好。”李文华说到这里点了一根烟,猛抽了一口后才续道:“我要回家了,记住说过的话。”“李大哥,我你吧,这里距离城区这么远”我闻言急忙开口说道。“用麻烦了,我家就在附近的庄里,走路也就几分钟,我你人还不错,记住我的话,这里收费,多一事不如少一。”李文华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是直接朝着夜幕走去,很就是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着李文华的背影,眉头紧锁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我之前有五任收费员,结果是不太美好...”猛然间我身子一震,李文华说都是不美好,那他是我的上一任收员,那他同样是在不太美好范畴之内!“自己吓自己,好上班才是最重要的。”过几秒钟后,我自语了一声,后走进了收费站岗亭内。大湖地处偏僻,这条路白天走车都是不多,更不要说晚上。四周一片漆黑,收费站的光就像是汪洋大海内的渔船随时都有可能被直接吞没。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马上就十二点了。上班一个小时,然没有一辆车经过。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来看,一晚上我未必能见到一辆车。滴滴滴但就在凌晨十二点的时候,然有车鸣笛的声音在不远处起。我精神一振,急忙抬起来。一辆红色跑车,此刻刚来到了收费站岗亭的面前。多少钱?”车里坐着一个女,因为灯光昏暗的缘故,模看不太清。但听声音应该是位年轻的女孩子,看轮廓应也非常的靓丽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做穿越的梦
    更新日志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做穿越的梦
    登陆网站

    玄幻  |  雪色无香

    “咣当”一声,周沛芹一软,盆子掉在了地上水花四溅。天绣,取“衣无缝”之意,起源于朝,因为其针脚细密,栩如生,就像是画出来一样,故而得名“天绣。不过,古代主流社会求中庸之道,认为物极反,凡事都不讲究太“”,大衍之数中都有一遁去的一,所以,绣工“天绣”中,总是会故留有一点缺憾,以示对天数”的尊敬。或者是片被虫子咬了一口的树,也或许是小鸟缺失的根爪子,总之,就是在美的技艺中,人为的制出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不美。就像萧晋手里这件兜上的鸳鸯,其中一只喙上只有一个鼻孔,如不是他曾经在爷爷的一老友家里见到过“天绣的收藏,根本就认不出。现今,随着科技的进、外来文明的入侵、信的缺失和生活压力的增,华夏许多传统工艺都经绝迹或者濒临失传,“天绣”就属于后者。外界统计,迄今还懂得种绣工的大师,可能已足五位,而且几乎个个是花甲之年,一年半载不一定会有一件作品面。现在,周沛芹居然说村的女人都会,哪怕刨年纪太大干不了的和年太小不愿意学的,剩下当壮年的妇女也有二三个呢!就算她们都还达到大师的水平,那也足让她们过上优渥富足的活了。兴奋过后,萧晋下周沛芹就冲进了屋。沛芹不明所以,跟进来看,见他竟然在收拾背,顿时就吓坏了。“萧师,你这是要做啥?”晋头都不回的说:“进。”周沛芹脸都白了,怔片刻,一咬嘴唇就对后的女儿梁小月道:“月乖,你去找二丫玩,晌午饭的时候再回来。梁小月还不愿意去,周芹把眼一瞪,也只好噘嘴乖乖走了。等闺女出院子,周沛芹就把大门上,冲进屋抓住萧晋收背包的手,带着哭腔哀道:“萧老师,昨晚是不对,没有伺候好您,千万别生气。如果您想话,现在就可以,想做么都行。”说着,就把晋的手摁在了自己鼓腾的胸脯上。萧晋有点懵虽然他确实挺想跟眼前小寡妇发生点儿什么,现在这情况很莫名其妙!“沛芹姐,你这是怎了?我没说要现在就…”周沛芹摇摇头,表情不上是坚毅还是痛苦,啥也别说了,萧老师,已经把小月支走,中午前是不会回来的。”卧!昨晚希望我轻点儿,在把闺女支走,是说随怎么折腾都可以了吗?个从昨晚到现在都表现像朵娇花似的小寡妇,眼之间就变成了饥渴荡*?这特么什么情况?萧觉得自己头几年在女人上积累的经验全都喂了,迷茫道:“沛芹姐,是为什么呀?”周沛芹说话,眼泪叭嚓的瞅着上的背包。萧晋顺着她目光看过去,顿时就哭不得起来。感情这小娘儿是误会了他要走。“芹姐,虽说我不是什么人,但身为男人,说出话还是会算数的。你放,我不走。”“那、那收拾行李干啥?”“谁我收拾行李了?你仔细清楚,我是在往外掏东,而不是装东西。”周芹一怔,这才发现背包上有一堆不认识的物件,其中一些还带着长长线。看上去,似乎萧老确实没有要走的意思,放心不少,止住眼泪问“你为啥要把东西都拿来?”小寡妇的肌肤本水嫩,这一挂上泪珠,直就是标准的梨花带雨让人一见就打心眼儿里惜。“把东西拿出来,腾地方装你的刺绣啊!萧晋伸出手,一边擦拭她脸上的泪水,一边笑说,“对了,你去找些那件肚兜上刺绣的衣服,我去城里给你们找买。”周沛芹虽然只是个村妇女,但她不傻,一就明白了,眼睛瞪得老,嘴巴也惊讶的张成了O”型,让萧晋特想往里面塞点儿什么。“萧老,你是说这绣活儿……卖钱?”“当然,还不宜呢!”萧晋拍拍她的,“好了,现在不担心会跑了吧?!”周沛芹些羞赧的低下头,也不是因为他亲昵的小动作还是因为自己刚刚的误。“行了,别傻站着啦快去找几件带刺绣的衣来,我好尽快出山,争赶上最后一班进城的车”周沛芹低着头不动,手揪着衣角绞来绞去。怎么了?你倒是去呀!萧晋催促道。周沛芹又捏了片刻,终于开口道“你……你的手……”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她摁到胸脯上的手一直没下来,还习惯性的在儿揉捏呢!“啊!抱歉歉!手感太好,这家伙会擅自行动了,该打!嘿嘿……”这货脸皮厚嘿嘿坏笑着拍了自己左一下,权当惩罚了。周芹的脸早就成了大红布头低的恨不得埋进衣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晋,说:“萧老师,如你真的能让村里的人富来,我……我愿意伺候一辈子,心甘情愿的。说完,小寡妇扭头就跑了屋子,萧晋想拉都没住,只能大声道:“沛姐,被迫牺牲也好,心情愿也好,这些等我回再说,麻烦你先把我需的东西找出来好不好?耽搁下去,我就只能在子上过夜了。”好在周芹知道轻重,闻言跑了来,从一个大木箱子里出几件衣物塞到萧晋的里,然后就又火烧尾巴的跑了。萧晋瞅瞅手里那几件“衣服”,不由然失笑。感情这娘们儿刺绣全用在了肚兜上,不得会害臊成那个样子随意展开一件,大红的丹雍容华贵,针脚细密仿佛现代机器印制,一只有一半的花蕊妥妥的显了“天绣”的身份,嗅一下,似乎还微微带点淡淡的幽香。这东西该收藏啊!哪能往外卖?萧晋把背包收拾好,边往外走,一边这样想几十公里的山路,萧晋用了三个多小时就跑完,这种变态的体力完全益于爷爷从小就逼他修的功法——《养丹决》是萧家祖传的养生功法据说是他家祖上救下的位道士所赠予的,时时炼,有强身健体,延年寿的功效。萧晋身为萧一脉单传的长子嫡孙,然风流纨绔,但是该学该练的一点都不少,相,还要比一般人多得多别人只见他花天酒地,夜笙歌,却不知早在四起,他就每天跟着爷爷熬筋骨了。到了今天,虽说不算什么功夫高手但有《养丹决》打底,体的耐力、速度、反应力量,也足以让他以一十轻轻松松了。当然,样的功夫再加上张扬的格,不可避免的让他惹了祸事。萧家虽说传承年代不少,但经过上个纪的战乱,旧时期的所“名门望族”大多都消殆尽,要不是萧晋的爷医术高超,救过几位强人士的性命,他萧家也逃被洗牌的命运

    卿本无情何来相依
    安卓客户端下载

    卿本无情何来相依
    下载排行

    玄幻  |  沭筱夏

    穆婷婷皱紧眉头,一撇嘴,说道“吃着饭还挠痒痒,真是的,好心啊!”这时穆婉兰慌乱的心才微平静一些,斜睨着狠狠瞪了我眼,眉目之意告诫我,看你还这捣蛋不!我揉着有点酸痛的胳膊对她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又去穆婷婷,她还拿着手机在玩。突,穆婷婷抬头与我目光交织,我气英俊的脸庞让一颗未成年少女春心有点骚动,想起了那一夜我在她软瘫的娇躯肆意挺动时,她身那种舒爽酥.麻的感觉,穆婷婷挺想再尝试一次的。但穆婉兰在,穆婷婷也不敢与我有太多眉目情之色,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她身说道:“妈,我下午还有课,走啦。”穆婉兰正等她这一句话,方才被帅哥摸了大腿,这会她有点期待我能把她压在身下了,忙说道:“那好吧,婷婷,路慢点啊。”穆婷婷颇为不耐烦的一手,说道:“知道了啦。”说着她拉开椅子往外走去,到了门口,突然回头撅起小嘴对我来了个吻,之后咯咯一笑,挥了挥手说:“下次再见哦,大帅哥,拜拜”我担心被兰姐看见,有些心虚咳嗽了几声,眼睛飞快的看了兰一眼,见对方没有注意,这才笑眯的朝她眨了一下眼睛,挥了挥说:“嗯!再见!”等到穆婷婷门刚一出去,穆婉兰瞪大妩媚迷的双眼,恶狠狠的说道:“你个小子!我女儿刚才还在呢,你居吃起姐的豆腐来了,胆子也太大!”我嘴角浮起一丝坏笑,嘿嘿道:“兰姐,怎么啦?你也会害呀?哈哈!”穆婉兰娇嗔的道:哼!还不知道谁怕谁呢!”说着她伸手突然在我裤.裆里抓了一把,抿嘴一笑,嘲弄道:“都软着,刚才居然还挑逗我!”我心一,舔着嘴唇坏笑说道:“兰姐,是软是硬,还不是你说了算嘛!穆婉兰啐了一口,咯咯地笑了半,才横了我一眼,仰头吹了口香,羞惭惭的说道:“小.弟弟,你好坏哦!”我从穆婉兰眉宇之间含的风情,能看到这时她心里的望,知道她也是有点心痒了,摸下巴,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问道“是吗,哪里坏啊?”穆婉兰羞交加,伸出手去,提着我的耳垂轻轻一扭,吃吃笑道:“不和你扯了,你这个坏弟弟。”我笑了,伸手摸了她的翘.臀,轻轻捏了捏,闭了眼睛,满脸神往地道:大姐姐,你的身子太迷人了,刚在吃饭的时候,我有点忍不住了”刚经过一次挑逗的穆婉兰,还有完全恢复过来,在我的再次抚下,很快陷入了那条欲.望的河流,温热的身体再次灼热了起来,脸的红润迅速的变得如火一般,微平静下来的眼神,再一次变的离妩媚……穆婉兰走到门口,突关门,手握着门把背靠在门,半着眼,一脸妩媚的凝视着我,性.感的嘴唇微微翘着,喉咙动了一。我的心立刻也燃烧起来,走到婉兰跟前,目光紧紧盯着她。穆兰一颗骚动的心早已有点等不及,她以为我会拥抱住她,但见我动静,穆婉兰实在受不了那种浑渴望被填满的感觉驱使,主动踮脚,双手绕过我的脖子勾住后,我的头拉下来,仰起脸,用性.感红润的嘴唇轻轻印在我的唇。我穆婉兰很快抱成一团,靠在门耳厮磨着。这一吻把我心头的欲.火彻底挑起,我憋的已经不行了,过身来,掀起了她的裙子,将丝抹到了腿弯处,剩下一条细细的带子遮住了那地方,带子有一点,我暗自想,兰姐居然流水啦?婉兰吃了一惊,她虽然也是饥.渴难耐,但女人的矜持还是使她按自己的裙摆,回头急道:“不行你乖些,听姐姐的,要是你想做咱们换个地方,别在这儿。”我了笑,吻着她的耳垂,环顾四周见外面没有丝毫动静,把手放在的酥胸,揉捏了几下,一脸坏笑道:“放心,外面没有人,大姐,你要乖一些哦。”穆婉兰心如鹿乱撞,啐了一口,红着脸道:别胡闹,这里哪行呀?我们还是个地方吧。”我没有再说话,径抱了她,躲到圆桌旁边的屏风后,忙碌起来,连声哄到:“怎么行,这包厢里根本没人会来,室好多了,环境还好。”穆婉兰慌神,按着裙摆,左顾右盼,语无次地道:“不行,小.弟弟,你坏死了呢,我、我不让你弄呢……唷……轻点……别刮坏了衣服。看见实在拗不过我,她看了一下厢的木门,忧虑的道:“小.弟弟,服务员不会途进来吧?”我笑说道:“没事,我拉个凳子顶住了。”做了一会前.戏,穆婉兰来了感觉,趴在椅子,撅起了屁股吩咐道:“坏弟弟,把我的丝袜下来。”几分钟后,伴着一声婉娇啼,喘.息声渐起,穆婉兰张着小嘴,羞恼地咬向我的肩头,忿地道:“小坏蛋,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急成这样!”“看见你这风.骚的大美人,哪个还能忍受得了?”我怕伤到她,开始时动作为轻柔,饶是如此,仍然感觉妙横生,美不胜收。屏风后的阴影,穆婉兰早已是云鬓凌乱,酥胸裸,那张艳丽的俏脸,飞起两抹晕,她仰头望着天空,脚下的高鞋有节奏地提起落下,抖动着朱,哼哼唧唧地娇.吟起来,那声音压抑到了极点,却更加能激起男的征服欲。半晌,她忽地伸出双,勾住了我的脖子,哆哆嗦嗦地:“没……没有关……系啦!”心美到了极点,却明知故问的道“什么没有关系了?”穆婉兰大,十指尖尖,都陷入我的肩头,着声,哆哆嗦嗦的道:“坏弟弟你再……再加把劲呀!……真是…坏死了,别在逗……逗我……呜!”我登时心领神会,加快了度,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张艳光四的俏脸,只觉得那娇憨的神态,发撩人,极尽诱.惑,也顾不得怜香惜玉,而是托起她的香臀,重地冲击过去……也许是在公众场偷.情,多了几分别样的刺激,两人都觉得异常兴奋。穆婉兰更是转承欢,极尽妍态,咿咿呜呜地耐良久,终于扬起纤长的脖颈,出几声欢畅的清吟,那双美眸泛醉人的波光,仿佛要滴出水来。更不迟疑,只发力地撞击过去。一下下的冲击,穆婉兰伸出双手抓住我的头发,拉扯半晌,又有心疼了,颤巍巍地向一旁摸去,住了旁边手臂粗细的椅子背,牢握住,再不松开。穆婉兰的身子我的撞击之下,悠悠荡荡地摇摆。不知持续了多久,她的身子突变得异常僵硬,那张酡红的俏脸变得扭曲起来,在令人惊悸的紧当,迎来了最猛烈的喷发,这一强有力的喷射,让她经受不住,失魂落魄地媚叫了起来。良久,缓缓睁开美眸,瞟了气喘吁吁的一眼,羞恼地将我推开,回到椅边坐下,打开挎包,从里面取出巾,擦了裙子沾染的污渍,轻吁口气,摇着头道:“小坏蛋,万被人进来瞧见,那真是没脸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