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海贼之波纹大将
ios游戏下载平台

海贼之波纹大将
电脑版客户端官方下载安装

玄幻  |  沐涵

  马奎斯进而着说,“相比其发达国家的疫苗中国疫苗保护效似乎较低。”但,他强调, “我们都需要这个世界上人最多的国家(中)为其公民接种苗”,并给印度西亚等疫情严重家的疫苗接种工提供支持

洪荒开局进入无限轮回
下载正版网

洪荒开局进入无限轮回
下载大全中文版下载

玄幻  |  苣婉

再者说,这样的事情陈六合见过多太多了,多到有些麻木不仁,好不容易暂时脱离了尔虞我诈刀火海的旋涡,此刻并不想又惹上多不必要的麻烦。蹬上那辆破旧三轮车,昂头望了望美女房主所的楼层,陈六合摇头苦笑了一声“看来这全方位家政小能手也是危职业,以后还是得另谋出路才。”第二天一大早,陈六合起床好了早饭,咸菜清粥,兄妹两吃,陈六合一如既往的蹬着三轮车沈清舞送到了学校。整整一天,六合都是蹬着个破三轮在大街小内转悠,做着每个市井小民都在的事情,讨生计。当然,开窍的六合今天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工作,拿这那份信息不全的简历访了不下十几个招聘公司,可丫一家能够慧眼识珠,皆是在看到六合简历的一瞬间就投去了鄙夷蔑的目光,直接让其滚蛋。又一面试失败,陈六合拖着落寞的背走出了一家地产公司,不免有些兴阑珊,蹲在破三轮旁边抽烟边着手中的简历。这特么也没什么病啊,难道现在的面试官都眼瞎?看不到小爷身上出类拔萃的优?如果有人知道陈六合此刻心中想法,指定会往他脸上吐口水。特么也能叫简历?姓名:陈六合年龄:。性别:自己看。学历:限高。特长:无所不能。工作经:当过兵、扛过枪、追过子丨弹、受过伤,还曾被组织上派到西地区进行深度改造。特别是这最一点,每个人盘根问底到最后,知道这不知廉耻的家伙所谓的深改造就是在西南坐过牢,是一个地道道的劳改犯。还有看看那性、学历、特长,填的都是什么鬼对于这样毫无严谨可言的简历,问每个面试官都会直接PASS的。再加上陈六合有劳改出狱的前,找不到工作也实属正常。更为要的是,这家伙一般的职务还看上,今天这十几家公司都是直奔经理级别以上的岗位而去。要是都能找到工作,那么这个世界就疯狂了!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的意思。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郁特质。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块钱一双的解放鞋碾了碾,潇洒甩了甩头上那不足一寸的头发,了地产公司一个鄙夷的眼神后,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当陈六合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时候,还没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色的宝马车,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女子正站在车旁。看到女人,陈合微微皱了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色的沈清舞轻声问道:“哥,你识?”“不算认识。”陈六合说,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去搭理那脸色一喜的女人,而是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的女人说道:“有事”“有事想请你帮忙。”秦若涵忙说道。陈六合上下打量了对方眼,道:“那你赶紧打哪来回哪,我还要做饭,很忙。”“你连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绝吗?秦若涵脸色一紧,说道。“呵呵管你什么事,我都没那闲工夫参你的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陈六合,脸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脸的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上了一层雾气。沈清舞神情平淡扫了秦若涵一眼,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什么,不过秦若涵此刻流出来的神情,却是让她心中微微叹,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亦或是回忆。这样的神色,在一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候的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就有自己一人面对周围的冷眼与讥,甚至还有报复。那时候,自己许就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无助凄凉吧。“遇到大麻烦了?”鬼神差的,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年龄不大,但早已经不是不谙世的青葱少女,在京城那个大染缸侵染了这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个成熟心智来。况且她这个智商高到令恐怖的才女,这二十年来所经历事情,可不仅仅是用悲惨或曲折能概括的,写成一本书籍,都绰有余。她不会去怜悯谁,也不会同情谁,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应让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让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听到沈清的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的到大麻烦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她也不可能会找到陈六合的门来,从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沈清舞点点,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了院,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时候,清舞的声音传来:“院门没锁,什么事进来说吧。”刚停好车,准备洗菜的陈六合听到沈清舞的音,轻笑了一声:“怎么?动了隐之心?”“没有,只是觉得她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这句淡的话,却是让得陈六合神色一,眼中浮现出一瞬间的至寒,旋很快隐没,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点了点头,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开始洗菜。沈清舞似乎发现了六合的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边,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角,声道:“哥,苦也不苦。”“我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头,着这个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梁!”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楚。“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板凳,对跟进来的秦若涵说道。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你能到我家来等我,就证明你在遇到的事情很严峻,也证明你在到了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地步,否则你不可能会求到我这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头上来。”陈合一边洗菜,一边轻描淡写的说:“往往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顿了,陈六合道:“说实话,我们无无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没有半钱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若涵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六合张似乎永远挂着懒散的面孔,道“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了,我能想到的办法都想过了,最终直告诉我,只有你才能帮我。”陈合嗤笑了一声:“直觉?那玩意几个钱?你又凭什么认为我能帮?而不是你拉着我陪你一块去死”秦若涵娇躯一颤,道:“我不道......我只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陈六合笑了笑这句话倒是没让他去反驳什么,是说道:“先把你的事情说给我听,然后再看我能不能做一次活锋。

和大佬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特色官网

和大佬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可以选择吗

玄幻  |  落凝

“啧啧…”秦书凯地之后,了拍手掌对张少嘿一笑,说“这回得千住院费!你又亏!”长头和张少很不淡定,个秦书凯身手实在利,好不易请了两武校的教,娘的,人撂断了膊不说,给踢翻了两个打手下了,自还有什么判的资本长头发手的香烟哆了下。柳既兴奋又张,这一打的实在过瘾了。来这个秦凯对于自还是有作的,就是看看这个人究竟还什么本事张少肯定能接受这的结果,说,秦大,你的人行,是不该你出手,你当时是说一定教训这个子的。秦凯就说,少,赶紧吧,我不惹事。这他的心里,虽然这柳橙说会护他,可那天这个人生气了到时候不自己很是动,自己有资本和些人整天来斗去的秦大全原就是一个赖,他和个张东山过是为了点钱花花平时到那吃拿卡要还远远没非要拼命地步,开就抱着借这件事讹点钱财的头,听到书凯这么,以为这子怂了,笑道:“,看不出他妈说话懂得什么想惹事,经把我的打了,老是不会放你的!”书凯本来实不想惹,听到这,很是不,他微笑:“人我经打了,还想如何”秦大全听这话就了:“你妈给脸不脸是不是”扬起蒲大小的手向秦书凯然抽了过,他是动真怒,不点真格的这小子不道厉害。书凯看到大全出手而且摆明要扇自己耳光,士杀不可辱了上去,把就抓住秦大全右的脉门,人身高相,不过秦凯相对瘦一些,秦全本来以自己吃定秦书凯,想不到对的五指如铁钳一般住了他的腕,稍一力,秦大半边身子变得酥麻比,他这意识到有不对,眼的这个穷子并非表看上去那文弱。秦凯冷笑道“不要逼太甚!”大全只觉他的五指来越紧,己的手腕骼几乎就被他捏碎诧异于秦凯强大力的同时,心也感到些害怕,着脸挤出个笑容:可能是误……”“会就滚蛋”秦大全败后,秦凯走到了东山前面伸手就是个耳光,听见啪的声响,张山的脸上是吃惊,次被打已很苦恼,不到今天是被打了光。“你妈敢打老!”秦书又是一个光,既然这个小子了仇,那有机会就多多的打不打也是人,打也仇人,如把这个小打怕了,也就不敢找自己的烦了。脸的疼痛让东山不敢说话。秦凯很是不的说,滚如果以后我看到你遇到一次一次,知你看到老绕道走。东山看到书凯如此厉害,不说什么,着秦书凯心惊胆寒走了,等几个人走后,柳橙是高兴的,小秦,好。秦书很是无奈说,柳姐 ,仇人我结下了,这个保镖的也很困啊,要不…柳橙很不高兴的,秦书凯你是不是反悔你的诺。说着很是暧昧撞了撞秦凯的身体女人身体击的感觉让秦书凯了起来。里想,***,真***舒服。秦书凯那儿得住这样骚扰,心很是激动赶紧回答,柳姐,很是愿意护你。柳很是满意高兴说,还差不多走吧。回宿舍,因发生了张山这样的情,到了舍区,各回到自己宿舍。秦凯到了宿,李成万就回来,打量怪物样,过来,秦书凯怎么到现才回来,不是和那美女约会了,看来最近的女指数很好。秦书凯是不屑的,不要胡,我没有的本事,天抱着女日来日去,不过我你要节省,不要把己给弄阳了。李成笑着说,现在很棒最近每天上那是梅三度啊。书凯很是屑的说,你这样的行,还梅三度,别吹牛b可以,你就不吹了,那点大的东如小皮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孩的家伙李成万的伙确实很。李成万是生气的,***,你那个大如驴吊一大有什么,还不是天晚上自解决,老的小,那短小精悍女人就是欢,真是***不识货。秦书凯,我***是男人,需要识货你这句话是对你老说吧。两闹了一会,李成万然提到了职的事情,李成万,秦书凯我知道你没有关系人,这次去挂职是机会,如下去,说定哪天就拔了,这竟是一个机会啊,追求的大人,肯定会轻易的过。秦书很是不屑说,自己有他的那官迷,还先考虑成,至于是么事业以再说,所根本就不去什么挂。李成万是不屑的,秦书凯大男人考的就是征整个世界小男人才虑家庭和人。大男征服了世,就拥有无数的女,小男人服了女人最终会受于女人,弟,醒来。秦书凯是不屑的,***,老子愿意小男人。成万就骂,典型的成器的东,难怪下的家伙长么大,整想的就是点破事,以到现在棍也是正。李成万来介绍说按照县委时的分配额,农业也就个挂名额,主报名的竟有个人,成万就是动报名的之一。面这么多人单位领导难决定究谁去,这时候关系显得很重,没有关想都不要。

河图大陆
下载游戏中心

河图大陆
版本旧版

玄幻  |  姿琦

王娟伸手摸了一下秦书凯的脸庞有些无奈的摇头说,是啊,你说有道理。在发改委工作这一年多我算是看透了,每个人心里都有己的一套,为了各自的目的不择段,我自己也是一样。我为了所的幸福,不到二十岁就委身刘大,现在明明已经做了流产的手术却又利用孩子的名义让刘大明帮调动工作到市里,从一个无知少到一个心思缜密的机关人,我付了太昂贵的代价,但是我心底里是有羞耻心的,我并不想像现在样任人摆布,真希望你这样的好,不要受到我这样的折磨,快点明起来吧,至少要学会自保。秦凯忍不住伸手把王娟搂在怀里,并没有完全听懂王娟说的话,但能感觉到王娟言语中的真诚,她自己是没有任何恶意的。明亮的光透过朦胧的窗帘射进卧室里,个赤的身体相拥着,并没有迸发以往的激情,只是没有任何阻隔紧紧拥抱着,各自心里却都在想自己的心思……秦书凯来到单位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一进就被邱科长拉住说,小秦啊,你么到现在才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事情?秦书凯想起王娟对自己说,邱科长为了升官提拔把自己主送到田主任床上的事情,还有这女人和刘大明也是不同于一般的系,并且为了自己的利益,那是可能得罪刘大明的,因此他看邱长的眼神不由有些鄙夷。秦书凯说,真看不出来,表面上正直仗,做事风风火火的邱科长,背地竟然也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不牺牲自己身体进步的人,平时对娟那个样子,似乎自己是什么好人,狗屁,***,看来自己真是错信她了。邱科长见秦书凯看了一眼,却并没有搭理她的招呼,里不免有些奇怪,走到秦书凯面疑惑的口气问道,小秦,你这是了吗?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秦书凯自顾往自己的办公桌上坐后,又起身去倒水喝,陆长生觉出秦书凯今天情绪的异常,不声响的坐在一边瞧着他,却并不出。邱科长跟秦书凯连说了两句话却没有半点回应,她的脸上有些不住了,再笨的人也感觉到了秦凯今天情绪的些许不正常,邱科只好自我解嘲的口气说,看来小今天有些闹情绪了,这可是难得稀罕事。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应和科长任的话,陆长生和秦书凯都没了耳朵一样,对她的话充耳不。过了一会,邱科长拿起一份文指使陆长生去送给领导人,等陆生一走,她立即起身把办公室的关好,径直走到秦书凯对面坐下一副关心的口气问道,小秦啊,没事吧?秦书凯看也不看邱科长眼,无所谓的口气说,邱大姐,一个办事员能有什么事,很好,活着。邱科长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哦,没事就好,上次你请我帮找领导说情的事情,你还记得吗秦书凯听了这话,忍不住抬头看一眼邱科长,难不成邱科长还真帮自己说情了?她会有这么好心邱科长一副神秘的模样压低声音,小秦,我昨个亲自去找田主任,把你的事情跟田主任汇报了一。秦书凯心说,要是王娟跟自己的话是真的,邱科长为了自己的情跟田主任说说,倒也是有可能,毕竟这个女人要和领导睡觉,也是一个理由啊。秦书凯一下子了精神,赶紧问道,田主任怎么?他会阻止刘大明,不让我下乡?邱科长见秦书凯的胃口已经被己吊起,老谋深算的她,不紧不的叹了口气说,田主任说了,这事咱们汇报的有些迟了,除非有法推翻刘大明的决定,否则的话就算他是一把手,也不能在这种事上不给刘大明面子啊?毕竟他在发改委的这段时间,单位里的小事宜都是交到刘大明手里处理,他安排谁下乡都是合情合理的秦书凯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又没精神,心里忍不住埋怨道,这个科长,既然事情没什么改变,说么多废话有用吗?邱科长见秦书显然没听出自己这句话里的重点冲着秦书凯使了个眼色说,小秦,我还是那句老话,这次的事情想有转机,要想自己不被别人控,那么可能就要靠你自己了。秦凯忍不住蹙眉,很是不谢的说,长,靠我自己什么?我要是有办的话,又何必麻烦邱科长呢?邱长咂巴了一下嘴巴,一副不以为的表情说,小秦,你怎么忘了?次咱们不是说好了,你被王娟老董云霄那顿打可不能白挨,现在主任已经回来了,只要你去告刘明一状,说明这个刘大明不是很好东西,那么田主任就有理由收刘大明,到时候,我在背后再帮说几句好话,还怕田主任不撤销大明做出的错误决定?秦书凯见科长旧话重提,心里一时有些犹起来,按照王娟的说法,刘大明经从陆长生口中知道了自己要背告状的事情,所以才会决定对自打击报复,自己现在去田主任面告他,难道他会没有提前准备?科长这个女人,表面上对自己的情挺热心的,谁知道她背地里打又是什么主意?经过了这段时间诸多事情,秦书凯也多了一份心,他并没有爽快的答应邱科长提的要求,只是回答说,既然对于乡挂职的事情没大的改变,自己需要再想想。邱科长见秦书凯有缩的意思,一下子有些发急了,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那是秦书凯和刘大明闹起来,却没到关键时刻在秦书凯这颗棋子上了壳。邱科长无奈的口气说,小,你就听大姐一回劝,这下乡管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你要是了乡下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那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你可不能弃争取留城的机会,我这里可是足马力在田主任那里已经帮你做不少铺垫工作,就差你这把火,情说不定就有转机了,现在这种键时刻,你要是掉链子的话,老姐可就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邱科长越是着急的口气,秦书凯是感觉到她的动机不纯,见邱科逼的紧,他只好勉强答应说,邱长,你让我好好想想吧,这毕竟是小事情,下午我再给你个准信邱大姐看出强逼下去,说不定只有适得其反的结果,只好点头说那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反正事情是决定你自己以后前途的大,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帮忙,大主还得你自己拿。邱大姐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瞧着秦书凯的背满肚子不痛快,原本她的计划是秦书凯告状后,她再到田主任那下点功夫,鼓惑田主任趁机会把大明给动了,到时候发改委正好出一个副主任的位置出来,自己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却没想到书凯突然变的沉稳了不少,说话事竟然让自己不太好控制了。邱长任在心里暗想,***,这愣头青,等自己当上了副主任,一定好好的修理修理他,明明答应好事情,竟然言而无信,简直太过了。这样的下属自己要有什么用

诡夜画室
功能综合

诡夜画室
功能综合

    玄幻  |  忧烟殇往

    正和表哥没说几句,突然一辆货呼啸着倒车请注意,速度很快,哥一把拉过我闪到一边,在慢点被撞上了。车子停在仓库门口,驶室跳下来一个女孩,那是我第次见到我以后的老婆身高左右,架不小,微壮, 马尾辫,气质美女,属于耐看型,年比我大两岁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有点震惊,一小姑娘开个米多的货车,太彪悍,屋里一下出来五六个男的,七八脚的就忙起来了。表哥倒是不卸货,跟我介绍说这是何老板的儿,然后又向她介绍了我‘’我弟,今天刚来上海‘她看了我一,那一眼深深的刺痛了我,至今记得,那眼神里好像是 轻蔑 嘲讽 不屑 还有审视。年我还在长身体,那时的身高明显没我老婆,到年的时候我的身高才定格在. 在上海的那几个月我们基本没什么交流,她那会是肯定看不上我。我能对她有想法也是因为表哥一句话影响了我,他说‘’你要娶了何老板的女儿,今后你这日也就发达了”我心说她能看上我乡下来的穷小子,当时就当是一玩笑听了,此后年我没见过她.没想到年以后表哥的话应验了,一偶遇,在我穷追猛打三个月的攻下,年底顺利追到了老婆,年我结婚了。表哥下午请了假带我去工作,他有个朋友在饭店做厨师缺一个切配,就让我去做。顺便了一场录像,就是新上海滩,看以后我也是感慨颇多,不知道我后会混成什么样,就这样埋下了出人头地的种子。切配的工作很燥,只有两三个女人,唯一好看的还是老板娘,度日如年。我每要煮几十斤面,一口大桶一样的锅,把面煮好水龙头插进去放冷降温,再倒进塑料筐等水干了,倒色拉油用手搅拌,放那备用。个炒面以前我第一次上班的地方不完的就是我们的工作餐,刚开几次吃还行,吃几个月你试试,现在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大发脾气就会想到那不堪的几个月,那个心小气的老板,为什么离职是因有次我实在受不了吃炒面,然后己花钱到对面去吃饭,老板发现假意要给我钱,我说好吧,你把资结清了我走吧,你太让人恶心。从此以后,终身不吃炒面。然又去了表哥那里,住在他的宿舍也没找工作,正好香港快回归了上海也很热闹,到处都是横幅,祝,期间每天都能见到老婆,但从来都没说过话,周日还能看看赛和球赛。然后有次他们阿姨回了,没人烧饭,何老板让我帮他几天还给我块钱一天,我就同意。就这样偶尔跟着何小姐买菜也趁机说几句话了,有次还带我去隍庙玩,给我买了好多吃的,油的,煎的各种小吃,她把我当小弟了。年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为闲了有十来天了,也没找到新工作,我回老家了。我工作个多赚了块钱,加上我自己的路费都用完,总共用了不到块在上海,拿出块交给母亲,又拿出给哥哥出门的时候哥哥给了我一百块路。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很不适应见过大城市的繁华,回到农村心落差很大,特别是晚上,伸手不五指,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那时我发誓将来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到大城市落地生根。每天吵着要门,父母也很烦,毕竟我年纪那小,父亲就开始帮我留意,正好壁村的表叔回来了,表叔的父亲我奶奶表弟,算是有点亲的。所父亲与他老表相称表叔在杭州萧,算是一个小工头,手底下来个,他愿意带我去闯一闯,也没说少钱,就这样我来到了萧山。到地方一看,这不也是一个小镇嘛挺失望的,只是比起老家要繁华裕了很多倍,镇上歌舞厅,菜场录像馆,旅店,溜冰场,娱乐中什么都有,既来之,则安之吧!叔岁,外表忠厚老实,后来我才道他一点都不老实,他本身是木,只是因为姐姐嫁到了当地,姐给他拉业务,哪家有新建的房子毛坯开始就接下来开始装潢,有候一家的业务能让这帮人忙活几月,也有短期的几天的,半个月业务,反正是什么都接,一天的接,其他的大工是块钱一天,表我不知道,起码也要到千一个月。就这样我干了一个星期的杂工搬水泥,扛木头,磨斧子什么的表叔说我的表现可以拿块钱一天我插他娘的,你们是我的三倍还止啊。后来我在菜场找了一个翻条的活,早上点到点翻小时油条拿双超长的筷子,熟了就夹起来每次块钱,临走还赏碗面条或者饨让你吃。我看到离我们住的地百米左右的萝卜干厂在招男女普。面试的是一个车间主任样子的人,他看看我说;你力气大不大,我们这个工作很费力气的。就这我进了厂,捞萝卜。那玩意还真是力气大就可以,几十个大池子一个个大池子里面全是黄水,一大竹子竿头上一个大瓢也是竹子镂空的。那个原始的年代纯手工现在我不知道,那时候都是用手,个作业线,一个班个人,一个在窗口下装箱,个人真空机压,余人装萝卜。基本都是妇女,有五个小姑娘,而我的初恋,结束处男生涯的海咪咪就在其中一个的真空机前。第一次抬萝卜进车,一眼看到海咪咪,我的直觉告我我和她会有事情发生。的身高微胖,巨乳,脸蛋像钟丽缇,平不怎么说话,一笑就露出洁白整的牙,老天就像安排好了一样,捞了来天的萝卜,发现真的是力未逮,那玩意要用巧力,不是蛮,我捞的很辛苦。效率不行,车投诉我们了。然后主任找到我了因为我干活不偷懒,还算卖力,开除我,把我调到海咪咪那一组间去装箱了,原来那个大姐调去菜车间了,什么辣椒酱啊,萝卜啊,各种酱菜。装箱虽然和他们一个集体,但是每天那么多箱你不完也没人来帮你,他们干完活洗手就下班回家了。那些妇女上所前洗手,上完厕所从来没见过洗手的,那个洗手池就在门口,么恶心的操作,这辈子我是没吃萝卜干的。厂里大多数是来自四的,河南的,我那个省的就几个,我那个组就我一个。咱们组个姑娘,其他都是妇女,就我一个的。海咪咪和小夏来自河南,是空机上的,装萝卜的有个小辣椒四川的,她说话和放炮仗一样噼啪啦的,又喜欢吃辣。所以我叫小辣椒,模样倒是不错,每次看我都会脸红,没几天全组都一致为她喜欢我,我也经常拿她开玩,但是她一笑,哎呀,牙齿好黄拜托好好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