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星际学霸她被团宠了
手机版哪个好

星际学霸她被团宠了
功能玩家

玄幻  |  斗阑干

精疲力尽后,我松开了牙齿感觉到他也放松下来,然后我放在床上。他合衣躺在床,这是要同床的表示吗的?爸才刚死,他难道良心就不痛吗?“我不会动你!”庄阳的声音透着疲倦,根本没管出血的伤口,很快就睡着。我缩在床上一角,抱着腿在那,看着他的睡颜。坦白,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睡颜都是碾杨瑞。安静的夜,我就这样静地看着他,明知道这样的人就如罂粟,沾上就会戒不。可就是忍不住盯着他的脸如果,如果我没有离过婚,不是可以争取一下?这个念冒出来,我立刻拍拍自己的。别傻了,那是天上的星星凡人怎么可能摘到?那一夜来就是个意外,而且如果我他动心,我爸在天之灵都会成雷电劈死我。困意来袭,睡在了床的最边上,离他远的。不敢靠近!然而第二日来,我却睡在他怀中,并且主动地抱着他。我们的呼吸缠在一起,他的唇离我不到厘米,我鬼使神差地亲了一。看到他的眼睛要睁开,吓赶紧闭上眼睛,装作睡觉。会,他帮我盖好被子,就起了。“我会尽力对你好,直这个孩子生下来,你不用想多。”庄逸阳看出来我是装,依旧很温柔。我忍不住开,“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我好?怕我不生这个孩子吗完全没有必要,他不是握住母亲的生死,我还能反抗吗“医生说了,父母感情好,出来的宝宝才会聪明可爱!庄逸阳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在我一脸懵逼的状态下离。这个理由我给满分!“可没有父亲了!”我低声说着再也没有父亲了。庄逸阳没说话,沉默地出去了。我爸死,成了我们之间跨不过去鸿沟。很快孩子就满三个月那些保胎药也就不用吃了,逸阳允许我可以出去走走。就想去逛逛母婴店,亲手给子挑一些用品,不用庄逸阳钱,是我送给孩子的。哪怕后必须要离开,我也希望可多做一些。但是没想到居然这里碰见了杨瑞跟许琴,很然对方也是来买东西的。看琴那肚子得有六个月了,而跟杨瑞离婚不过才两个月。是孰非,现在那些人该明了我并不打算跟他们纠缠,转就走。但许琴却拦住了我的,“林靖雯,你现在攀上庄,真是不一样!将我们往死逼,瑞龙破产,你高兴了吧”瑞龙公司破产?这个消息还真是不知道,一直都没有处理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知居然破产了。这样更好,得不到,大家都别要了。“兴,我当然高兴!说明我是旺夫的女人,而你是个灾星杨瑞离了我娶了你,就只能一败涂地!”我确实高兴,着杨瑞那衰样,别提多爽。经视如生命的男人,现在不是一根稻草,遇见还可以踩脚。“雯雯!”杨瑞这次倒没有骂人,反而拉住要骂人许琴。让我有些意外,这次想算计我什么?“请叫我林姐,好狗不挡路,让开!”皱着眉头,这两个人直接将门口给堵住了,这是什么意?梅子姐扶着我,小声问我要不要动手,我示意她再等!“杨瑞,你什么意思,拦我让这贱人骂我!”许琴推杨瑞,就想要来打我。梅子抓住她的手,我反手就给了一耳光。“做小三,就应该起来,这巴掌是教会你怎么人!”我离婚前后都没有去许琴的麻烦,是因为这个男脏了,我已经不需要。可不表她有资格对我耀武扬威,来辱骂我。“我小三,你林雯不照旧是个小三,庄逸阳是有未婚妻的,你以为凭着子就可以嫁给他吗?简直就做梦!”许琴捂着脸,想要手,有梅子姐在,他们两个不是对手。庄逸阳有未婚妻这件事我从未问过,也不知!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没未婚妻才不正常。小三,这个字对我打击性比较大,我妈为何那么反对,就是怕我为小三。本↘书↘首↘发↘.书.帮↘而现在对于庄逸阳未婚妻来说,我不就是个小吗?杨瑞给了许琴一巴掌,着他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都没有任何快,感。完全陷小三这个身份中,我爸死亡画面又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始了浓烈的自责,疯狂地打妈的电话,可那边一直都挂,最后直接关机。她是有多恶我这个女儿,眼泪顺着脸流个不停。“雯雯,你别哭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们复婚不好?”杨瑞从后面追过来独身一人,说出来的话,却人恶心。我擦干眼泪,咬牙齿地说,“你最没资格说这的话,如果不是你闹到医院我爸就不会死!”庄逸阳有,杨瑞就是有罪。我千里迢地嫁给他,他却那样对我,知道我爸生死关头,还闹到院去,这仇我这辈子都不会记。“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不是人!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头再来,好不好?”瑞突然拽起我的手抽他的脸我嫌脏往后退。他就自己抽己,很快脸就肿起来。我心真是五味陈杂,“杨瑞,你爱我就该放了我,而不是设我陷入这样的境地!”往事堪回首,我再也不愿意跟他说一句话,他今日是做戏,是真心悔改都跟我没有关系。回到庄逸阳的别墅,我一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躺在上休息。他今日在阳城,打话来一起吃晚饭。他对孩子常重视,但凡有时间,就会多陪陪我们。有时候还会非神圣地摸摸我的肚子,倒是有太多逾越的动作。“你未妻是谁?”我有些恐慌他的婚妻,那可是我未来孩子的妈!性格好不好?会不会虐孩子?任何一个女人怕都不喜欢老公的私生子吧!庄逸诧异地看着我,“不要胡思想,这跟你没关系!”我摸肚子,勇敢地对上他的眼睛“她是我孩子的妈妈,当然关系!”如果她不好,我拼命,也不能将这个孩子给他我才不管什么协议不协议,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周思,孩子不会给她带,我自己!”庄逸阳给了一个承诺,我却不能相信。“如果她找我,我该怎么处理?”我的在,迟早会被人查到,庄逸基本上都在这里休息。只要心,很快就能查到。“不用,保护自己就好!她不会在这些的。”庄逸阳随意说出的话,却让我很吃惊。他的婚妻不会在意我的存在吗?果说,女人对小三不在意,就一个可能,他的未婚妻根就不爱他

胭脂执素红颜怨
app客户端下载

胭脂执素红颜怨
介绍引导

玄幻  |  白清年

女人大叫了声,然后咬后槽牙恨恨说:“跑得和尚跑不了,王八蛋,苗晓曼记住了,在这里现的八成是家村的人,哼,等着瞧以后有的是会收拾你。“阿嚏!”在路上的刘青莫名打了喷嚏,这才现自己慌不路的竟然跑了一条人烟少的小山路不过这座牛山他熟悉的,往前再走段,应该就山神庙那边,绕过去也可以的。正这时,他鼻里忽然嗅到一股香气,淡,但很温。“什么东这么香?”找了几分钟终于在一处木茂盛处,到了散发香的一朵小花花的颜色呈黄色,总共九片花瓣,间的花蕊是色的。刘长觉得这花哪听说过,可时又想不起,于是把薇叫了出来辨,结果她一就惊叫起来“天哪,这玉香花,你这山里竟然这种奇花。刘长青一听个名字就想来了。前段间夏青薇告过他世上罕的几种奇花草,而这玉花就是其中种。这花非稀有,有活美容的效果而最神奇的是能祛疤。马上想到了香君,有了种花,她大上吓人的伤就有希望了花了大半个时,刘长青附近找到了颗成熟的玉花,另外还两棵幼苗。薇姐,玉香能自己养殖?”“很难这种花最难是养花土壤境平衡,它须跟其他植一起生存,光养它,不多久就会死。”刘长青后将三颗成的玉香花采,幼苗还是在这里。刚从山神庙这下山,走到头就看见一女朝自己喊“二狗子,终于出现了快点去村委院,新村长事了。”这正是桂花嫂刘长青一呆“新村长?花嫂,咱村村长不是方梅吗?”桂嫂道:“方梅上次不是动请辞了吗上面准了,天新村长到,还兼任村书记呢!”速度还挺快那新村长是啊?”“不村里的,到你就知道了”桂花嫂还起了关子。快到了村委院,一进门看到围了好个人,中间置坐着个姑,穿着奶黄的衣服,容……刘长青看清那人容,心里叫了我靠,赶紧头就走,尼真是冤家路,这不是在头上被自己了一泡的美么?居然正就在村委大里。“诶,狗子,你干去,新村长坐在这里啊她刚刚去山,不小心摔溪里了,脑都肿了,你紧给她看看”桂花嫂一拉住了刘长。“吱溜!刘长青脚下滑,差点摔屁墩,这还不能好好耍,她就是新的村长?“花嫂,那个,我尿急,去个茅房。刘长青捂着头说。“你—!”可是村长却已经起来看到了,指着刘长大声喊道,就是你,你我过来!”晓曼看到刘青,先是一,然后心里叫一个舒坦——,终于到姑***手里了,到了娘的一亩三地,你还想?门都没有几个村民眼睁看到新村动作飞快的上去,一把住了刘长青说话不怒自,一个个心都在想:别新来的村长长得像朵花的,年纪也大,可脾气像挺大的。你跑什么?不是看不起这个新村长不愿意配合的工作?”晓曼狠狠的着刘长青,着他胳膊的更是暗暗用指甲掐,从齿缝里小声出几个字,我说过你跑掉的,臭小,你死定了”刘长青想自己要承包那块山地,来跟方晓梅一声,他救她,肯定不拦着;可现新村长上任工作交接,须跟新村长批了,他能想到她绝对各种刁难。是,这么个毛丫头,怎会跑来这里村长的?刘青还没说话村里一帮妇就开始说了来——“新长啊,二狗可是咱们村高材生,诸卧龙转世,可聪明了呢”“还是关爷的弟子,手了得,上打跑了很多人。”“二子是华佗转呢,医术高,新村长,的额头肿得屁股似的,别留下什么遗症,脑震啥的,快点二狗子给你瞧。”听到女们七嘴八的吆喝,苗曼根本就不信,心里想青山镇果然后封建,这山里人太淳迷信了,就可恶的王八子,还诸葛龙转世,又华佗转世,身上还两个啊?那姑奶我就是观音萨下凡了。她看来,这肯定是刘长自己编造出愚弄乡民的好从中得到处,哼,真个刁民。当见村民们让长青用针灸自己扎两针时候,苗晓差点没跳起,她可不想一天到了牛村就被抬着去,连忙说“不用了,用了,一点伤,不碍事。”刘长青赶紧说自己子疼,跑出村委大院。去的路上,阵唉声叹气刚才他已经说了,方晓即刻卸任不是村长,而这个叫苗晓的美女接任是上面指派来的大学生官,至于怎有能力到了做村长兼任委书记,恐只有天晓得。“长青!正满怀心思,一个声音断了他,正李香君。原不知不觉已到了她家门,此刻她又井边洗衣服“香……大嫂子!”刘青看见李香就心中一阵热,想到两偷偷亲吻的味,下面蹭有感觉,只看到她的婆也在边上,忙改口,两的目光在空一番交织,有郎情妾意味道。陈老看到刘长青动走了过来“二狗子啊听说你上次我家香君针治病,她现稍微好一点,你能不能帮帮忙,给再治治?”长青心想:不是求之不吗?马上点答应。刚扶李香君进门她悄然将门锁,两个人唇就重重吻了一起。有第一次第二,女人就会得主动,李君已经很久有过男人了加上老公那德行,现在颗心全放在刘长青身上红唇含露,香欲放。两紧紧拥抱着互相索取着嘴巴忙得顾上说话。李君好看的睫轻轻抖动,子里呼出急的喘,双手刘长青背上乱的摸索

新生大陆
是什么样的

新生大陆
哪个好怎么样

玄幻  |  白洛

我这还没回过神来,突然手电在上面亮了,照着我的脸。就虎子喊道:“老陈,还楞啥呢快出来啊!”我根本不知道发了什么,掀开这血葫芦就往上,虎子一伸手抓住我的手,把拉了上去。我到了上面就开始裤子。就听虎子说:“多亏虎还是童子身,老陈,要不是我身如玉,今天你就交代这里了”我这时候总算是明白过来那雨是什么了,我说:“我槽,说这雨怎么一股子尿骚味呢。“最近水喝得不多。你就将就吧。”虎子说着,用手电筒照照棺材里面,那血葫芦这时候朝下,趴在了棺材里。她竟然动不动了。虎子说:“老陈,棺。”我被吓傻了,经过这么折腾哪里还有力气,但是又不不干。只能咬牙把棺盖推回来上,虎子用斧子将棺盖上的棺一个个砸下去。然后我俩把椁又拽回来,推进去之后,封好之后用河沙将坑填平了。这一干下来,东方见白。大风还在着,很快就把我俩弄出来的痕给吹平了。看起来,就像是什都没有发生一样。再看虎子的上,出了汗之后粘上灰土,已不像样子了。从他就看得出来我自己也是这个德行。虎子和坐在了河床上,背靠着背,他:“老陈,你跟我去北京吧。估摸了一下,一个金簪子,还那块牌子,怎么也能值个万八的。我俩有本钱了,可以做点买卖。”我说:“没户口能行?那不成了盲流子了吗?”虎说:“你不和我回去的话,这件东西我俩就分了。干脆我俩抓阄,抓到啥就是啥。”说着随手虎子就拿起了两个石子,大一小,他把手背过去,然后两只手伸出来说:“老陈,抓啥是啥,大的是牌子,小的是子。”我伸手点了点左手,他只手同时松开,我选的是大的他从挎包里把牌子拿出来递给我。这金牌大概四公分宽,七分长,上面有看不懂的文字。子说:“好像是契丹文,这东八成是辽代的。千万别当金子这么卖了,这是文物。”我点头,把牌子在袖子上蹭了蹭之,塞到了大衣里面的口袋里。俩回去大龙沟的时候天已经大,虎子去找队长请假,说自己子转着筋的疼,拧着劲的疼,我护送他回滦县。其实上学时就是这把戏,俩人商量好之后一个假装肚子疼,一个假装护回家。之后俩人就去河套摸鱼了。我和虎子离开大龙沟背着李往回走,先回了我家。我家我一个人,家里冷锅冷灶,除我会喘气,连耗子都没有。曾何等辉煌的一个富贵人家,这几十年,到了我这一代就这样,难免令人唏嘘。(以后再交家里变迁的事,先说正题。)子看了我家的情况之后,语重长说:“老陈,你还是跟我去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个,有啥意思?在这里一辈子你有啥出息?”我说:“我去北能干啥?”虎子说:“有本钱想干点啥都行。我们可以租房个书店。现在金庸、古龙、卧生写的武侠小说多火啊,我们租带卖,在北京一个月也能混两三百的不成问题。”“那毕不是我的家。”我说。虎子叹气,他说人各有志吧。随后给写了个地址,说:“老陈,你样,你在家里要是呆腻了,你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排你。我嗯了一声,然后去找我三姨借了一瓢白面,扒拉了一锅疙汤,我和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早,我送子到了国道旁,等到了去滦县公共汽车,送走了虎子。我回之后,在家里捡了半月粪,拾一垛柴火。靠着东家借西家挪那点粮食度日,时间久了,也没有人借给我了。怎么办呢?现在也算是被逼上梁山了,拿那块金牌就去了县里。在县里着肚子走了一天,也没有能找合适买家。有那种摆地摊的老,看了东西之后,直摇头,给三十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实在气氛,心说这小地方就是不行不识货啊,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个价吧。了种地的时候,别家都是一家国的,有人拉牲口,有人掌犁,有人下种,有人施肥。我孤一人,根本就种不成地。想种,连种子化肥都没有,这可怎办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我给虎子写了一封信,问他的咋样,和他说了下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的回信,让我立即坐火车去北京,还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买好车之后给他打个电话,他去火车接我。说心里话,现在家里已没有一粒粮食了。我去火车站票,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火车是这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四公左右的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点零五的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八分到北京站。村里有一部手电话,我给村书记送了一盒官烟,村书记才打开了电话室的。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的话务员转接过去,那边接电的是个女人,我说找虎子,她我找虎子什么事。我说我是虎的朋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去北,到时候需要他去接我一下。边女人说知道了,会转告虎子。我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几件服,从大板柜里找出来一套还新的被褥,这被褥还是我祖母嫁妆带过来的,都是好棉花的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还有祖父留下来的一本叫《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的书,虽然看不太懂,但这是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我把那块金牌缝到了自己的衩子上,都说火车上有很多小,别的东西偷了就偷了,这东不能丢。从这天下午我就断了儿,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人借粮了,就这样忍着,心说忍到明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的了。也从这天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忍受的事情就是饥饿。我寻思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得睡不着。我只能喝凉水充饥在炕上躺到了后半夜又觉得冷干脆就下炕去抱柴火烧炕,把烧热乎了我就蜷缩在炕上忍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心生一计,去敲响隔壁的大门。经过商量,他们了我几块烤红薯,我把门口那堆粪送给隔壁了。也就是这几烤红薯,支撑着我走到了火车,准时上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有一点力气,一动就冒虚汗,本是走不到火车站的。上了火之后,我就急切地盼着火车快开出去。火车在昌黎站停靠三钟,这三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世纪那么长。火车开出去的时,我看着窗外,心总算是踏实下来。我穷怕了,也饿怕了。出过门,更没坐过火车,不知火车什么时候能到北京,还好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女老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跟着她她下车的时候会带上我

修仙之万法大道
游戏平台下载

修仙之万法大道
玩家分享

    玄幻  |  默黎

    我微微一愣,扭头看向四,然后急忙拉开左手臂上衣服。七道淤痕依旧存在仿佛是在诉说着昨夜的一。那并不是幻觉。“苏笑到底是不是人,她是什么思?”我揉了揉眉心,感有些头疼。“这么多未接话?都是周元天的?”手上未接电话足足有将近五个,全部是属于周元天的他仿佛是预料到昨晚我会事一般,疯狂的电话只是了确认我是否出事了。这元天绝对不是好人,就是把老子选成了祭品!我想昨夜苏笑嫣说过的话,此肺都是快要气炸了,恨不直接生吞了周元天。叮!过就在这时,我手机铃声起,有短信发了过来。“要离开,诅咒已经形成,必须继续待在大洼湖收费,你的心我暂时保管,短间内那些邪祟不会再对你手。”短信内容很简单,款是苏笑嫣的。“我的心”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嫣是什么意思。思索间,将手放在了胸口上。这完是属于下意识的动作,但一秒却让我眼睛直接瞪大我居然没有了心跳?!人有心还能活吗?我愣在了地,额头上冷汗噗簌簌的落了下来。想飞上天,和阳肩并肩……就在我呆愣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依旧是来自于周元天。我回过神来,脸色不是好的按下了接听键,但却有开口说话。“小韩?”元天试探性的问道,仿佛在确定我的死活。“嗯。我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算应答了周元天。“你还活?”周元天听到我的声音惊呼了一声,非常的惊讶不过在隐约中我又感觉到元天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我要是死了,还能接电话?”我冷笑着,话语间尽不耐烦。“咳咳...开个玩笑。”周元天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玩笑?有玩笑,可是会出人命的!“小韩,你这话是什么意?”可能是知道无法避开的质问了,周元天没有再疯卖傻。“什么意思?在前面是不是还有几任收费?另外,你认识李文华吗”我虽然不准备辞去工作但也没装备装傻充愣。“文华?你怎么会认识李文?!”周元天听到李文华的反应很大,让我感觉到外。他的声音在这一刻都加大了几个分贝。“我认李文华,这很奇怪吗?”想到李文华出现的那晚,时我还以为这是周元天的排。但现在看来,周元天本是不知情!“你来运管,见面谈。”周元天深吸一口气,几秒钟后才沉声道。见面就见面,我还怕不成?经历了那些脏东西惊吓,现在我的胆子明显大了很多。十几分钟后,沉着脸出现在了周元天的公室中。“你来了,先坐。”周元天看到我后,脸明显是变化了许多,似乎有些心虚。“说说吧,你怎么知道李文华的?”等坐下来后,周元天有些迫及待的问道。“我上班的一天,他来过运管所,是和我一起去上班的。”我以为然的解释说道。此时还不知道这样的话语会引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啪!元天听到我的话后,直接起身来,一巴掌打在了我脸上!“靠!你干什么?”我本来心情就是不好,刻更是直接炸了。“干什?我是要打醒你!李文华经死了整整一年了,你居说见过他,你确定自己不得了精神病?!”周元天着我的鼻子叱喝说道。“文华死了整整一年了?”打了个冷颤,后背顿时生了鸡皮疙瘩。李文华已经了一年。那天晚上出现的是谁?我身体在轻微颤抖哪怕是见过了很多脏东西但内心远远没有想象中那强大。“是有人在给我开笑?还是周元天撒了谎?或者那天晚上出现的,就李文华死后化作的邪祟?我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了多念头。“这是李文华的料,你不要认为我是在骗。”周元天轻哼一声,此从旁边拿过了一份文件夹扔在了我的面前。李文华男,死亡年龄……很详细一份资料,是关于李文华。而且在上面还有李文华照片!这让我直接确定了那天晚上见到的,确实就李文华!“不要想太多了好好上班,我是不会亏待的。”周元天拍了拍我的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周元天办公室走出来的。文华不是人,那苏笑嫣呢为什么我没有了心跳,但还可以活着。还是说我也经不是活人?浑噩回到宿,我点燃一根烟抽着,努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就这时,我看到桌子上多出一封信。我眉头微微一挑将那封信拿了起来。“大湖村,找郑道天!”信上内容很简单,只有八个字落款处则是写着李文华的字!我手掌一抖,将信直扔到了地上。一个死人,然给我写信?“老子心跳没有了,还怕什么?我倒看看你想要搞什么鬼!”完一根烟后,我暂且冷静下来。将地上的信捡起来,我咬牙走出了宿舍。半小时后,我已经是来到了洼湖村。这里距离大洼湖费站很近,也是大洼湖收站附近的三个村庄之一。李文华是沙岗村的,离这好像也不是很远。”站在洼湖村外,我自语说道。过因为这里是在山区,哪是两个村庄距离很近,但不能用眼睛看到。“娃娃你要找谁?”刚刚走进大湖村,在村口位置我看到一个正在晒太阳的老大爷老人家满脸皱纹,穿着黑衣服,看上去应该有七八岁的样子了。只是看着老家穿着的衣服,我总是感有些不正常。纯黑色的衣,这很像是参加葬礼时的侍。“大爷,我要找郑道,您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我笑着问道,递了一根烟老人家。“你说的是老郑!他可是我们方圆十公里出了名的大师,我当然知他住在哪里了。”老人家过香烟,满脸笑容的说道“大洼湖村号,那就是老的房子,不过老郑一般情下可是很少出手的,娃娃未必能请动他。”“啊?可怎么办?”我微微一愣老人家见状笑了。“我看这娃娃还算不错,这个给,老郑看到这个,怎么着得给我周老四一个面子!周老四将一块黑不溜秋的佩递到了我的面前。玉佩香烟盒大小,看上去不像属,更不像玉石

    雄兵连之烈阳之主
    稳定版下载

    雄兵连之烈阳之主
    正式版下载

    玄幻  |  沐西

    “各位团友,快一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开始练歌了!”指老师大声地喊道。强轻轻地推了推赵,笑着说:“团花上去吧,指挥叫了”“你说什么呀?赵倩镇了镇说:“叫了啊?”张强微着说:“指挥老师咱们回去继续排练!走吧!”“哦,没听到呢!走吧!赵倩跟在张强的后走上舞台。团友们到合唱台上,等着挥发话。张强不时转过头去含情脉脉看着赵倩,赵倩只他笑了笑!两个人心似乎开始贴近了爱情星星之火慢慢开始燎原了!指挥脸严肃地说:“今晚上,我们继续练《美丽的彩虹桥》根据我们平常唱的况,我发现‘桥下流泉,桥上牵手爱老,百年经风雨,奇故事铺古道,啊桥,美丽的彩虹桥…’这几句唱的不到位!赵倩老师,来示范一下吧!”好的!”赵倩从合台上走了出来,站队伍的对面,声情茂地唱着:“桥下流泉,桥上牵手爱老,百年经风雨,奇故事铺古道,啊桥,美丽的彩虹桥…”。指挥老师说“赵倩老师唱得非到位!她的表情和调高度融合,大家着她的唱法再唱几!”赵倩站在田若的旁边和队员一起着。张强边张嘴唱,边向赵倩投去赞的目光,两人对视笑!练唱结束后,挥老师田若琴叫赵留下来,探讨一下何把握这首歌的感基调。过了半个多时,赵倩走出戏院门,发现一辆白色小轿车停在广场上车内传出熟悉的声道:“美女老师,车啊,我送你回去”赵倩猛然转过身弯下腰低头看车内原来是张强坐在小驾驶室里。赵倩笑说:“不用了,我己走回去吧!谢谢了,你怎么还没回啊?”“我在等你,上车吧!我送你去,都十点多了,你走到家要十一点了,快上来!”张笑意满满地说道。倩向张强投去感激色说:“好吧,恭不如从命,谢谢你!”赵倩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室上张强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你在城小学教音乐吗?你歌真好听,能经常给我听吗?”张强经开始发起攻势了赵倩却明知故昧道“不是啊,我教语的呀!”张强有点相信地说:“不是?我还以为你是大音乐系毕业的音乐师呢!你的气质就艺术的气质啊,怎会是语文老师呢?赵倩笑了笑说:“实上我就是语文教啊,难道音乐教师特别的标志吗?那还是机关干部呢,怎么也会来参加合呢?”张强故意放车速,摆弄着方向,笑着说:“哈哈我也就是来凑个数,五音都不全!”倩转过头去闪了去个媚眼开玩笑道:你过分谦虚了吧!知道吗?过分谦虚于骄傲啊,哈哈!张强并未感觉到赵一闪而过的爱意,着前方满脸遗憾地:“真的,我不是音乐的,连识谱都困难。那个时候,校的音乐课都被语、数学老师挪用了说起来有点遗憾!怪老师,一周才一音乐课都不上!”倩睁大勾魂眼说:难道你是在乡下学读书的吗?怎么连乐课都没上呢?”强摇了摇头说:“!我从幼儿园就在里读书了,城关的师也挪课啊!”赵笑了笑说:“那你城关的学校还不如们乡下的学校呢,小学在玉壶中心校读,我们学校很正,啥课都上!”十钟左右,车就开到南小学了,赵倩摆手说:“张强同志谢谢你啦!我先下了,再见!”赵倩到宿舍,带着疲劳身子走进浴室,但心情却非常愉快,哼着:“桥下赏流,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赵倩洗完澡从浴里出来,正想躺到上美美的睡一觉,听到微信提示声了打开手机一看,是强。“赵倩同志,到家了!”张强微。赵倩回他道:“的,谢谢你了!张同志!”张强对着机屏幕笑了笑问:你在干嘛呢?不会在想我吧?”赵倩速码了一个字答道“刚洗完澡从浴室来,就看到你的微了,不是在和你说吗?”张强试探说:“我还以为你和朋友聊天呢!”赵苦笑了一下,连忙:“我哪里的男朋啊?如今还是光棍条呢!”张强发了个激动的表情说:太好了!”赵倩发一个笑脸过去,说“太好什么啊?”强也发了一个笑脸来说:“我有机会啊!”赵倩故作没懂他的话说:“你什么机会啊?”张笑了笑调皮地说:你没有男朋友,我是就有机会追你了?”“你不会这么就喜欢上我了吧?哈!”赵倩笑哈哈说。张强得寸进尺:“是啊,我已经欢上你了呀!一见情也可以啊!更何,我们都一起合唱好几个月了!也算熟人了吧?”赵倩忙说:“张强同志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晚安!”强说:“好吧!为给你休息,我只好里找你了!希望你能来找我哦!晚安”赵倩没有继续发信给张强,但她有儿兴奋,也有点儿渴,因为她已经三多月没有男朋友了张强放下手机,闭眼睛,赵倩的影子满了他脑袋的所有胞,尤其是赵倩勾的眼神和胸前鼓鼓玉兔包,让张强无震撼,被子突然被高了很多。赵倩把机静音了,关了台,想静心睡觉,无如何强迫始终无法眠,不断的放映着们相处的情景。赵想,此时此刻,若依靠在张强健壮的膀,投入到张强偌的怀里该有多好啊张强强忍着膨胀想这个时候如果赵倩该有多好啊,时不地把手伸向被子底不断地搬动着玩具。这个晚上以后,强每天都找赵倩聊,偶尔赵倩也会找强,一聊就是几个时。每当夜深人静时候,赵倩和张强会翻看他们的聊天录,偶然间还会发不由自主的笑声,如婴儿天使般的微,甜甜的,傻傻的张强每天清早都会一时间发微信给赵,变着方式向她问!晚上到点总会道“晚安么么哒!”晚安好梦!”“晚想你!”“晚安梦见!”“晚安!记梦中找我,我等着哈!”……让赵倩常心花怒放,找不北。他们就这样聊三个多月,但张强始终没有提出单独面的要求。其实,倩倒是很想找张强或希望张强找自己但女人毕竟矜持些始终都在等着张强动,也许张强是在饥饿销售”。三个之后,也就是九月到了比赛的时间,里统一派车,规定准自驾,深怕出安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