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雪域炎场
有什么不同

雪域炎场
相关下载

玄幻  |  贺然许

应该怎样度过大学的四年,个问题似乎没有标准答案。这个可以肆意挥霍荷尔蒙的纪,严寒也在一点一滴地感着它、触摸着它、体验着它也习惯着它。严寒偶尔期待,某个转角,遇见一个她。学校园,对于每个人的感受能都不一样,或许已经久远或许就在回头的地方,或许刻正拥抱着它,但终有一天都将成为所有人的记忆,希我们留下的,都是最美好的…除了学习和生活,大学里果不做点学生会或社团的工,就会觉得乏味许多。这对性不喜欢拘束生活的严寒来,就像鱼儿跳进了大海,鸟飞向了天空一般。一般来说大学的学生组织有两条平行,这两条线中的一条即为学会组织,很多人以为团委管生会,但实际上团委和学生在组织层面并没有隶属关系就因为这点,莲城大学曾出过学生会和团委“争权”的情。但严寒一直觉得,学生跟团委斗法根本就是伪命题团委就算不能领导学生会,至少是指导学生会的,学生主席也是要向团高官汇报工的,这个细节就很能说明问了。学生会组织有两级,分为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个专业如果没有成立学院,独为系的话,即为系学生会,织上与院学生会平级,只是学生会一般人数较少自然也没有什么存在感。莲城大学综合性大学,专业齐整,学众多,所以,一般情况学生和院学生会的往来较为紧密严寒的大学四年甚至一度没感觉到校学生会的存在。学会自己又自成一套管理体系这套体系在校学生会和院学会中通用,例如管理团队为生会主席团,主席团有主席团委副书记、副主****助理等;然后下设学生会各部,例如学习部、文艺部、体部、礼仪队、安保部(有的护校队)等;部门设部长、部长、部长助理等职;再就干事,严寒一直觉得,干事个词起得妙,名字上就让你道你是干事的。干事一般由一新生组成,如果混到大二做不到副部长,一般就自动了,不然和大一新生一起干会不好意思的,有意思的是干事也不是报名就能干的,得通过报名、面试、选拔等节,你想为学生服务,也得取。因为在电脑方面比同学微懂得多一点儿,严寒大一时候就和一个同学一起报名学生会信息部干事,结果严被选上了,同去的同学没被上,害得严寒当晚请那个同吃了一顿大餐。另一条线为生社团,学生社团归校团委辖,所以学生社团通常来说为校一级,学院一级一般来不成立社团,社团多以兴趣好、专业为纽带,在全校范内聚集一批有共同兴趣爱好志向的同学,组成学生社团例如篮球协会、证券协会、行车协会、电子商务协会等校一级团委为了方便管理众的学生社团,就成立了一个门的机构,叫学生社团联合(简称“社联”)。在这个系内,理论上,学生社团联会与学生会主席团为平级的翼,平常井水不犯河水,但际上两者互相瞧不上,学生干部自觉高人一等,有“管人的权力,社团领导又觉得生会只会溜须拍马不干实事不过,从组织和调动学生这点上来说,学生会还是比社有着先天的优势,学生会可发动和依靠班主任、辅导员班长充分调动学生,而社团往只能靠组织活动本身的影力、魅力等市场化手段来吸学生。从这点上来说,学生的确更像政府,而社团更像业。虽然各学生社团与学生各部门都是服务学生、发动生的组织,但实际上,由于生会这个组织在历史上发挥重要作用,例如五四时期,生会就曾支持反帝爱国运动积极保护学生权益,此外,生会因为学生工作关系与领、老师走得更近,所以学生所整合的资源要远大于学生团。多年以后,中山大学学会的一纸干部任免公告火了在公告中,竟有个正部长、副部长,并且还有严格的“部长级”“副部长级”,而后的道歉仅仅是“表述错误。一直以来,中国大学的学会以其过于浓厚的行政化色为人诟病,学生会是否应该留的讨论也在社交网络上不于耳,有很多“学生官”真把自己当成了“官”,并且个人的目标定位于“当大官而忽略了服务者的本色。过官僚化的运作体系只会使尚踏入社会的大学生迷失于“治斗争”中。加上中国两千封建社会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本位思想,严寒经常说,学会的干部少了点儿学生气,了点儿“官”气。“官”气什么?字典里并没有这个词也没有这样的解释,严寒的解是,官气就是自觉高人一,对权力极度崇拜,为升官择手段,对上点头哈腰,对指手画脚。不过这个解释,是有点儿过了。其实,大学业后,学生会这个团体中大数混得还是不错的,学生会部一般来说社交能力、组织力、表达能力、协调能力要对强一点儿,这些素质对进社会走上工作岗位会更有帮,与其说他们是在学生会的作中得到了锻炼,不如说这人身上本来就有这样的素质所以才进入了学生会。严寒二的时候就从院学生会信息里退出了,退出的原因很简,就是不想被束缚,信息部实在学生会里面也是属于相边缘化的部门,相比学习部文艺部这种大部来说,信息很难自己策划和组织活动,多数情况是给其他部门做支和服务,但是大会小会又都去参加,碰上不得不参加的聊会议,严寒只好坐在那儿瞌睡。年,pc互联网大行其道,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未到,手机的功能仍仅限于打电和发短信,偶尔用gprs上一下wap网站的体验还很糟糕,所以,没有日思夜想的,手机拿着一天也打不了几字。退出学生会的严寒,又归到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冯除了上课以外,基本上泡在书馆自习,不到图书馆关门般不会回来。陈睿有空就窝床上看漫画,还时不时发出阵笑声和感叹,严寒经常觉这种无忧无虑的心态也挺好小白基本在寝室打局域网游,由于上网是按流量计费,域网游戏就有了生存的土壤cs、星际争霸、魔兽世界是主流的三大局域网游戏,学公寓一栋楼是同一个局域网只要打开电脑,不愁没人在,有时候,小白也不见人影严寒知道,他是去潭州找女友去了。莲城与潭州是相邻城市,潭州是江南省省会,市相距不足公里,但莲城大的学生如果要去潭州,先要校门口搭乘公交到汽车站,坐大巴前往潭州汽车站,再乘潭州的公交车到目的地,一路折腾下来,至少也得花个小时,所以当时两地分隔情侣,要见上一面,当天就难赶回来了,不过,这也正了小白的意,不然的话,哪有与女友共度良宵的“借口?

修真界学渣
软件下载中心

修真界学渣
特色说明

玄幻  |  璐帝灵

  值得注意的,在反洗钱治理,银行类金融机仍是受罚主体。由于商业银行服的客户群体大,机构、各地区发水平和风险意识度不一,在短期实现反洗钱反恐资风险管理水平跃和质变的难度低。无论是个人务、公司业务,是金融市场业务理论上银行的每项业务都有可能为洗钱的渠道。汪灵罡指出

小僧不走
是什么东西

小僧不走
官方免费下载

玄幻  |  梦琪

“都做些什么工作呢”“都是简单的工作不需要什么技术。帮人写单下单,传菜,盘碟什么的。”这倒真简单,无非就是跑嘛。“什么时候可以班?我上夜班,日结那种,你看行吗?”东太太爽快地拍一下:“行,没问题。晚七点半左右我带你去子和我侄子说一下。她转身准备出门去另栋楼巡视时,我心里然有些发虚,怎么会这样的好事落在我头?“房东太太?你家有姑娘吗?”房东太乐了,笑得差点把地都震动起来。“小靓,有姑娘,也不能介给你了!”笑着像坦一样地碾着路面去了她最后这句话,我总得有些怪怪的。但一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也不管了,先休息准备上晚班!午睡了下,收拾了一下衣物看了一下报纸,等到黑,下楼。我没有花去吃晚饭,我觉得,烧烤摊里上班,还用己花钱吃饭吗?那不白浪费在这样有一堆的单位上班吗?我是种有摆在眼前的资源不用的人吗?明显不啊。一路上房东太太我家的情况摸了个底掉,爸妈是做什么的有没有资产,和几个弟姐妹啥的,要不是是带我去上班,我几会觉得她是这替村里防队在查户口呢。“说房东太太,我家情你都摸了个遍,是不打算介绍个姑娘给我?”我和房东太太取道。“怎么?小伙子么有模有样,连个女友都没有吗?”房东太奇怪地问我这个她漏的问题。我放声大:“不是没有,是觉,自己现在,自己都不活,所以,把女朋们,都放走了!”房太太也笑:“小伙子态不错,会有前途的女朋友,不用愁。”意味深长的笑容,看我后背一寒,几个意?你是会看相的吗?道我家里种了一院子桃花树不成?康宁烧摊,门面不大,但架住门前就是大马路的化带,而且这条路还是修好,根本没开通好家伙,这一大片的天位置,全是他摊位桌子椅子占着。桌子那种可折叠的小四方,可以挤四个人,满至少摆了十多桌,还不少的路面空间,这是全摆开,至少能有十桌。凳子是那种小料凳,高高一摞放在店前。我和房东太太的时候,已经有五六人在甩开膀子吃着烧,喝着啤酒,抽着烟胡侃着。门店口摆开一长条烧烤的架子,个面色被炭火熏得乌的中年人,双手在不地忙碌着。一边眯着看刚刚被另一个小伙上来的单子,一边对单下从身后早分门别放好各种材料的篚子取食材出来放在架子着,一只手又拿着各料孜洒在食材上。手熟练的很,一看就是老摆摊了!房东太太着我进了门店,我才到,门店里有个小柜,柜台后面,坐着一年青人,看不出高矮正在拿计算器对着单和钱。“康宁,晚班工的人我给你带来了”房东太太明显和他熟,直接将人往他眼一带,然后自顾自在桌上的杯子倒水喝。这时才把头抬了起来看这脸面,怎么和房太太的脸有点熟呢?哦,大婶过来了?吃了没有?要不要叫老烤点东西给你吃?”来是真是房东太太的子?“我吃过饭了,这里的东西,我可吃习惯。你安排他工作,夜班,日结,下午你打电话的时候说过。”康宁小老板抬头下看了我一眼,抬手来那个刚刚送单的小。“小罗,带这个…这时,他才想起来,不知道我叫什么。“叫什么?”我总觉得看我的眼神里有些东,但一下子也说不上是什么。“我叫江宁”我没有多说话,不解情况下,多观察少话才是正途。“你叫罗带你一下,不懂的问老叶。马上就客人起来了,你要尽快上。小罗一会儿就下班,你就接他的手。”很直接,没有任何多的话。我也不含糊,接出门找另一个小伙罗去接手工作去了。房东太太坐了一会,我打个招呼,回去了小罗和我年纪差不太,听到老板招呼,看我过去找他时,就马停下手里的活,将手的笔,下单排纸递了我。“交给你了,我班了!”他比老板还脆,把东西一交,就接转身要走。我愣了下,这不是要带我一怎么个操作规程吗?那个,小罗,老板说你带我一下,熟悉一,我刚刚第一天来,前没做过这个工种!这小罗脸上满是痘痘看着年纪和我差不多青春期还没有过去的子啊。不像我,青春早早就过去了。“很易的,不用带,自己一下就知道了。”接仍然转身去了店里面我看着他从康宁老板里拿了三十块工钱就了。原来也是个日结短工?但是,这家伙怎么看着好像不怎么见我的样子,老天爷这可是我们第一次见好不好?我好像没有个地方得罪过他啊!时,外面有三三两两客人,已经落座了。就这么啥也没培训的况下,匆忙进入干活状态。还好只是下单将单子递给烧烤的老,虽然没有人带,刚始一两桌忙乱一下,算没有出错。抽个空时候,我递单子给老时,问了他一句:“叔,中班的那个小罗是什么情况?刚刚好看我很不顺眼的样子”“帮我拿支烟。”叶手里忙得很,根本法空出手来拿烟点上我在他的手边的台子的双喜烟盒子里摸出支,塞在他的嘴边。叶用铁钳夹起一根烧的炭火将烟点燃,狠地往肺里吸了一口,得我很心动,像吃大美味的那种感觉。“小子本来是上晚班的他白天还可以弄点别班上一下,今天康宁板不知道为什么把他到中班了,搞得他其班时间不太够上,他敢对老板发飙,肯定你抢了他晚班的家伙顺眼了!”我这才恍大悟,我这是抢了人的班了?问题是,这安排又不是我做出的瞪我也没用啊。“江子,你和老板啥关系?小罗来这里帮工有段时间了,如果不是照你,应该不会调他班到中班的啊!”我了。“康宁老板是我东太太的侄子!”老惊讶了一下,什么时会有房东这么好,帮乡租客介绍工作了?且还介绍到自己家亲这里来?我接着笑道“房东太太还有个小三岁的女儿!她看上了!”老叶大笑,笑把烟灰震到了鸡翅上他无动于衷,直接将刷在鸡翅上,在火中下翻转着。“你的房太太有没有女儿,我不知道,但小老板有漂亮的妹妹倒是真的”

修真之千古贤臣系统
ios版可靠

修真之千古贤臣系统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玄幻  |  穹笛

艰难的将视线文秀岫手腕上伤口处移开,幼青暗自深呼了几口,才压自己的情绪。她再看向文秀的时候,又恢了平常在人前样子。“秀岫…”“我累了”少女沙哑的音,打断了季青的话。“…”季幼青看着女憔悴苍白的,在心中叹息一声。少女一拒绝谈话的样,让季幼青知,现在走出第步已经很不容,若是急于求的话,恐怕会激到少女的情。‘不管怎么,起码她开口不是吗?’季青在心中为自打气。“那好我先不打扰你,你好好休息晚一些,我再看你。”季幼站了起来,打先退一步。文岫不理她。季青视线在房中了一圈。刚才她在唱独角戏时候,就检查病房。里面没任何尖锐的物,似乎是怕文岫再次自杀。在文秀岫抗拒触任何人,季青也只能拜托士和医生,路她病房时,多看一下。离开秀岫的病房,幼青若有所思虽然今天和文岫沟通失败,是季幼青还是出了很多东西“喂,前面那穿衬衣裤子的人站住。”宛纨绔弟子的语,打断了季幼的思绪。衬衣子?季幼青看看左右,这里病房区,走廊没有多少人,合对方口中描穿着的人,似就只有自己?幼青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了下,转过身。‘他!’季幼青清了站在自己面的人,一下认出了他是谁她并不是脸盲更何况对方长很有记忆点,以哪怕是只见一面,季幼青记住了这个人长相。“喂…”“对不起,天不小心撞到,好像还摔到你的手机,如需要赔偿的话我可以给你钱”季幼青抢在钰开口之前道“???”唐被噎住。这是么情况?季幼在他愣神之时主动走近了两,看到对方猛警惕起来的表,忙停下解释“其实昨天我想跟你说对不的,只是当时情况实在是有混乱,让我来及开口。希望不要介意今天来的道歉。”……”唐钰惊的看着她。为么今天的她和天的她完全不?季幼青见他说话,又道:嗯,你的手机么样?”“屏摔坏了。”唐下意识的回答季幼青心中偷松了口气。还只是换屏,若要换一部手机她不知道自己荷包能不能承得住。唐钰被幼青的反差,得一时之间不道该说什么的。只能看着女从包里摸出了百块钱,递给己。“这是赔手机屏幕的钱如果不够,你次拿费用的收来找我补吧。还有事,就先了。”季幼青钱塞在唐钰手,然后转身大离开。等等!我是来找她要的?’一直到幼青的背影消在走了尽头,钰才清醒过来他是在乎这…唐钰看了一眼里的三百块钱心中怒吼,‘是在乎这三百钱的人吗?’他还是默默的手里的三百块揣入了自己的里。唐钰转念来后才发现,个女人虽然对天撞到自己的道歉了,可是后面差点捏碎己手腕的事,好像一点表示没有?是故意,还是她根本意识到,昨天捏手腕的人是己?唐钰郁闷了!他只是想自己讨个公道已啊!怎么就么难?“下次一定要让你再我道歉一次!人早就走了,钰也只能对着气咬牙切齿。医院,是奉了长的命。现在医院出来,季青当然不能跑家休息,还得续回学校上班季幼青依然选了步行返回学,顺便可以在上整理一下思,寻找一个突口。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北阳中的大门外。阳一中的初中和高中部都在个校区,只是间隔了一些建罢了。才看到阳一中的大门季幼青就被喧的声音吸引。学校门口,围不少人,学校保安正在努力维持秩序。人中,她好像还到了杨主任的影。堵在学校口的人中,还人拿着专业的像机和话筒。大家来看看啊就是这个吃人学校!我好好女儿送到这里读书,结果孩就在学校里自了啊……我可的女儿啊……们这个黑心的校,到底对我儿做了什么?她都逼得自杀……”季幼青在最外面,听了人群中女人锐的声音。她得这个声音,文秀岫的母亲‘不是说她母不愿再继续请,所以去上班吗?怎么跑来学校门口闹事还带来了记者’季幼青皱眉“这位家长,在事情还在调中,没有下定的事,你不好样污蔑啊!”主任被一些听文秀岫母亲的,义愤填膺的观群众堵在中,动也不能动鼻梁上的眼镜挤歪了。场面度混乱。季幼默默的朝着一的树荫下移动几步,让自己身影掩藏在其。她并没有从秀岫口中问出么有价值的话此刻出面也根无法解决现场矛盾,还不如要露面的好。快,就有接到校报警的警车到了北阳一中口,车子一停下来了好几个着制服的丨警察。季幼青有意到,之前来学校的两名丨丨察也在其中有了丨警丨察加入,杨主任人群中被解救出来,他扶了眼镜,快速整着一身的狼狈“丨警丨察同,这位阿姨说她的女儿在北一中自杀了,是真的吗?”丨警丨察同志们有在调查这事吗?文同学底是因为什么杀的?”“丨丨察同志,文学的母亲说,学校的学习压太大,学校老对文同学太苛,才导致她承不住压力,选放弃自己的生对吗?”“丨丨察同志……“……”丨警察一出现,立转移了围观众的火力。而文岫的母亲,则边哭一边骂,和学校讨个说。季幼青站在面听了一会,听出了文秀岫亲的用意。虽不知道找媒体围堵学校是她己想到的,还别人帮她想到,但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向学校要钱!门口的闹剧还继续,任凭丨丨察还有杨主都说了,目前件还在调查中还没有证据指学校欺负学生老师苛待的事但依然无法浇那些自诩正义围观人群的‘情’,文秀岫母亲也没有停哭诉。最后,主任主动说,学校里谈,却文秀岫的母亲决的拒绝了。至还说出了,自己进去之后也出不来的话仿佛在她面前根本不是教书人的学校,而什么吃人不吐头的魔窟。杨任被气得脸色青,却又无可何。后来,还在丨警丨察的说下,才让文岫的母亲和记们先离开

小农女的锦鲤日常
平台ios下载

小农女的锦鲤日常
    特色版本演示

    玄幻  |  紫藤

    我郁闷的不行,那时候真的是坏了,要是搁着以前自己撸撸就没事了,但是偏偏那次跟那东北虎妞差点走火,这让我有食骨知髓,知道男女之事,快不仅仅是出来的那一刹那,最要的是过程。那时候tj市没一个同学,想找人出来聊天也没,查成绩的时候刚好是大晚上小姐,我是不敢找了,这次要再进去,我他娘的连被保出来钱都没了,但是实在是饥渴,想了想,狠下心来,去了蓝月酒吧。这酒吧夜店,自然是一情圣地,要不是那些天我憋的在是不行了,**上脑,看着母狗都有感觉,恨不得对着老干撸的劲,我也不敢去酒吧。那候已经是将近年关,酒吧的人时少反多,很多在外地的人都来,想着在这遇见点什么,我门口徘徊了好久,最后还是不道哪里冒出来的酒吧门童把我进去了。说实话,第一次进,腿都有些发抖,这夜场,还是朋友一起去比较好,自己去,场太小了。那时候dj不知道放的什么歌,在外面我还没注意,但是进去震的耳朵都疼,进之后,我粗略一看,就看见那池中,像是游鱼一般摆动的人,男男女女,女的普遍是黑丝领,露着半个胸脯,有的人甚下面也露着大白腿,红蓝灯光在上面,配着那亢奋的音乐,成病态的一种热闹,糜糜乱乱不过,我喜欢。我咳嗽了一声自己壮胆,来到酒吧吧台处,堆着不少男男女女,我找了一空座坐上,偷偷看了一眼别人什么,尼玛,喝什么的都有,尾酒也有,啤酒白酒什么都有我脑子蒙了,倒是看着有几个着夜店妆的女的看我,我脸上红,赶紧冲着吧台里面的妹子道:“给,给我来瓶啤酒。”妹子冲我微微一笑,说:“帅,我们这都是按打来的,最低打。”我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不过没人注意到,赶紧说:“,来半打吧,来半打……青岛字还没说出来,赶紧收嘴,改说,百威。”我喝了一口啤酒后,脸上那发烧的劲头才渐渐了下来,我转过身来,看着那池中跳舞的人,想着看到底能没有艳遇。美女倒是有几个,着顺眼的也不少,不过就算是使劲的用眼睛挖她们,那些打的花枝招展的娘们,好像是没一个对我感兴趣的!这尼玛操的,我半打啤酒喝了将近一个时,没有一个人过来给我搭讪这把我都憋出尿来了。问清楚所在哪,我心里嘀咕着往那走按说我长的也不差啊,为啥没的过来搭讪?走到走到厕所里耳朵里还震的嗡嗡的,不过刚我尿出来,我听见一股异样的音从隔壁传来。“嗯,嗯…………”听见这声音,我赶紧把朵贴到厕所木质的隔板上,这听的是跟清楚,一个女的,压了声音,恩恩啊啊的,那动静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苏的人心肝发颤。伴随这声音,我听见那啪啪带着水的动静,不外面音乐有些吵,我不知道这啪的动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口干舌燥,一直听说酒吧厕所打野战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被碰见了,那女的一开始还有些抑,不过后来直接放开了,一啊着,一边还倒吸着凉气,看是舒服的不行了。那狗日的男这时候还**的问道:“爽吗,**,喜不喜我在这干你?”那女的不知道是不是听见这话兴了,啊啊叫的更卖力了。这男声音咋有点熟悉?这绝对是对的折磨啊,这可比看毛片刺激了,我趴下身子看,能看见两鞋子,其中穿着高跟鞋的那个的,丝袜被退到脚踝处,那白丝小裤裤,还能看到一点小边我咕噜咽了一声吐沫,这太刺了,我自己硬的都不行了,隔叫的更浪,但是我心里却像是挠一样,痒死我了。我恨不得在地上,多看一点,但是这厕下面隔板就是那么高,不可能多看一点了,我抬头一看,这个厕所隔板也就是两米多高,时候我头心里什么道德,害怕全抛之脑后了,一壮胆,悄悄在那马桶上面,弓着身子,一点的站起来。开始不敢站的太,头顶都没有直起来,但是隔的两人依旧啪啪,啊啊的,似是丝毫没注意到这,不知道那的干啥了,那女的突然**的大声了一下,我心里那团火直接开了,哪怕是挨揍,我也要看眼!我站直了身子,喘着粗气隔壁看,一个长头发的女的,双手扶在厕所墙上,裙子被掀来,丝袜被退到退到腿弯处,着大白屁股,嘴里哼哼这,那发随着背后那人的一耸一动而微飘荡着。我了个靠,这完全看毛片不是一个档次啊,我呼急促,偷窥的快感,加上这活宫图,我头充血,都蒙蒙的了我死死的盯着那女孩的屁股,点都不想放过,假想着自己是背后耸动的那人,可是这时候一直闷头推动的男人突然抬头和我对眼了。“操!”我和那男的同时骂了一句,这尼玛世太小了吧,那个男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被大长腿叫做连皓的!连皓慌忙提着裤子,一边喊:“草泥马,我干死你!”伴着这,还有那女人的尖叫声,哪能等他过来干我,从马桶上下来,直接朝着酒吧外面跑去我这点也实在是太背了吧,在种地方居然还能遇见他。这时酒吧里面不知道干啥了,不光舞池中的,那椅子周围的人也着身子跳了起来,我拼命的挤人群,朝着外面钻去,惹来一咒骂,那连皓提着裤子出来后冲着我喊:“你他娘的给我站!虎子,光头,拦着他!”本从厕所到门口曲曲折折也就十,但是十米,被这群跳舞的浪**给堵住,我几乎跑不动,不过好处是他们三个几乎也跑不。好容易挤出来之后,我撒丫狂奔起来,后面他们三个一会跟着追了出来,我专门朝着小钻,不过那连皓好像是对我恨入骨,死死的跟着,转弯的时,我没看见前面有人,跟迎面的人一下撞了满怀。啊的一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我前面开,让我心里忍不住的想,这玛是撞碎了瓷器吗?我喊了一对不起,赶紧摸黑往前跑,跑四五分钟后,没听见后面有动,再回头的时候,发现连皓他已经不在后面了,我这才稍微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一会,我里越想越不是味,这刚才撞到明显是一个萌妹子,那下撞的轻,会不会撞坏人家,我心里向对美女什么的没有免疫力,说了,连皓他们几个也不是啥鸟,刚才那个地方那么黑……心里越想越不是味,到了最后我骂了一句,人死卵朝天,不万万年,去他娘的,然后找了砖头,就往回走。小时候我干这种b事,同桌小马尾辫被小流氓调戏,我拿着砖头英雄救美,不过狗血的是,到了最后,马尾还是跟小流氓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