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痞子小王爷
资源下载平台

痞子小王爷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猫澹

林玉芳点点头,道:俺听说了,那些人厉的很,上次去咱村拉的车,就是县城里的这里肯定有他们的人”李小亮一愣,他没到那伙人居然把势力的这么大。想想三个头明目张胆的栏车截,他心里也没底了,不准那三个光头已通这边了。“车站咱不了。”李小亮停下脚道。“那咱杂回家?还有这么多东西。”坐三轮。”“那个贵”“那些人可能在车堵咱们。”李小亮一话赌住了林玉芳的嘴拦下辆跑客的三轮,价还价一番,两个上车。开三轮车的是个十来岁的老头,人挺神,话头也多。“今车站出事了。”老头飞色舞的说。李小亮林玉芳对视一眼,心还真猜中了。李小亮着不明所以的说:“啥事了大爷?热闹不”“热闹的狠!”李亮的问话正中他的心上,他潇洒的一甩头,道:“知道咱县里上的大黑二黑不?他手下的小弟把车站给了,哎哟,你们是没到那场面啊,好多人揍,丨警丨察来了都管用。凡是去上林的,谁都走不了。”车说完,随口就问:“对了,你们不是去上乡吧?”李小亮心里噔一声,赶紧道,:不是,我们去佃户屯离上林乡不远,不过是上林乡。”其实佃屯不在上林乡不假,是与下林村距离不远两村中间隔着着大田,也算是相邻。本来小亮想直接回家,现这情况只能迂回了。哦,那没事。我可告你们,这上林乡不知啥人得罪了大黑二黑凡是今天去上林的人被挡下了。就是去上乡的路口,都有人查哎,对了,我听说上乡原来不少学武架子武术的方言)的,挺名的,都说祖传的,这么回事不?”这事小亮当然知道。上林原本就有武术传统,人说上林原来是义和拳会门团的所在,这也有考究。上林乡北一处老旧庙,庙内广上刻着一个大大“坤字。这倒是同义和团门的记载有些相符合不过,也有人说上林原来是一个小国“不”的所在。上林乡附有山,山名周山。绵数十里与昆山山脉相。这里也曾有过考古来,但不知道什么原后来不了了之。但很村镇的老人都坚信这周国的存在。上林乡人则说是不周国大将的传承,拳法武功都传自不周。李小亮曾感兴趣研究过,不过他发现上林乡祖传的术,并不是真的是什不周拳。这些拳法与极、梅花等拳法都有关的地方。所以,李亮认为这个是以讹传了。但有一点却是李亮解释不清的,就是说不周国是药国。不国人都懂种药,而上乡以及周山附近,的是有很多药材。过去也有种药的传统。只现在这些药材被经济物所代替,已是面目非了。李小亮对这样作法嗤之以鼻,他觉这是本末倒置。如果想要赚钱,其实种药比别的更赚钱。原来赚钱,只是种的方法对而已。这次回来,小亮也打过药材的主。与开三轮的老头说笑笑,谈谈传说,到佃户屯已是五点多了天近傍晚,李小亮给车钱,还送了老头一饮料。路上还真有人卡,都被老头对付过了,李小亮也是感激。挥别的老头,林玉才真正的松了口气的子,看起来轻松了很。太阳夕照,李小亮着脸上染上橘红颜色林玉芳,突然感觉这女人细看起来,真的漂亮。“走拉,咱们家。”李小亮道。“,好。”林玉芳的语里竟然透出份欢乐,让李小亮的心情不由主的也开心起来。大小包,李小亮带的东说不多也不多,说不也不少。好在林玉芳时干活,不是那种风倒的女人,倒是与李亮拿的差不多。两人着挎着东西,走在乡小路上,两边是或高低的庄稼,猛的看起,倒是有些象回娘家亲戚的小夫妻。佃户与下林村之间的大田有六、七里路,路两的玉米地较多,虽然色有些暗了,两人说笑笑倒也不显的吓人但走着走着,林玉芳然停了下来。李小亮解,却见林玉芳指了前方的玉米地。现在时节是盛夏刚过不久玉米抽丝期已过,正子粒形成期。其实玉很省心,一般不用人心照顾。而且现在是米已长了一人多高,在里面会热的难受。算是傍晚,也没有人欢在玉米地里呆。林芳现在指的玉米地里传出来人说话的声音看看两边看不到头的米地,脚下的小路愈显的窄小,隐秘:“劫的”这三个字不由主的出现在李小亮的海里。现在这社会安和谐不假,但没有犯那是绝不可能。小偷普遍就不说了,就是劫的哪个乡镇没有也不可能的。当然,谋害命的那种是少数,业游民型的流氓有时会客串一下劫匪搞点,偶有发生的。下林到佃户屯这片大田地有抢劫的,这样的传不时发生,而且不是穴来风。现在这正是青纱帐”时节,正是事的时候,猛然听到声,不得不让李小亮这样的想法。李小亮林玉芳对视一眼,两的想法差不多。李小四处看了看,发现道有半个砖头,他弯腰把抓在手里。冲林玉打个小心的手势,让等着,自己慢慢向声处摸去。可他没走两,就发现林玉芳跟了来。“你怎么跟过来?”李小亮压低声音:“我就看看情况,一定是打劫的。”“,俺害怕。”林玉芳声回答,可怜巴巴的着李小亮,象只被主遗弃的小狗儿。“我…”李小亮很想说真事我自己不一定管,这不是添乱啊?但看林玉芳的样子,心不的一软,改口道:“你小心点,看情况不就跑。”林玉芳小鸡米般的点头,带着欣,又象是想到什么,近李小亮说:“俺刚好象听到有女的声音也不一定是劫道的。李小亮心说有女的可还是劫色的呢,不过紧了紧手中的砖头,:“咱看看,要是劫的,人多你找个地方起来,我引开他们,少你也别动,有啥事来。”这里前不着村不着店,真碰到抢劫,李小亮一个人他还跑,但带着林玉芳就行了。最好的办法是袭搞定他们,躲起来能算下策,因为他们躲别人能找。两人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向声潜去,还未到地方,又听到了声音。“哎,别这样。”一个女的声音传来,李小亮里一动,这声音有些熟。“啥样啊,你还我啥样啊?”另一个人的声音立即响了起,语气里带着兴奋与谑,也有些耳熟。“个死人,要死啊,别抓,啊……”“嘿嘿兰香,你说让我抓哪我抓哪里,绝不乱抓”

域外追猎
app平台下载

域外追猎
是什么

玄幻  |  顾南歌

我看向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竟然全是关于的资料信息。“你查?”我惊讶地看向周夕。“你不也在查我?”周雨夕与我四目对,在她眼里我看到高高在上的得意,仿很享受将男人踩在脚的感觉。我沉默了,脑快速运行着,我不道她到底掌握了多少况,所以拼命思考着种情况的应对计划。过,周雨夕接下来的番话,让我暗暗松了口气。“但是我有一不明白,无论我怎么,也查不到你和赵泰密谋什么,甚至查不你和他的关联,莫非们把信息隐藏得很深”周雨夕合上电脑,着高跟鞋坐回椅子上顺势优雅地翘起长腿她依旧在盯着我,似在等我的回答。我不不承认,眼前这个成性感的漂亮女人真的聪明的,但也挺自作明的。她早在中庆广时就注意到了我,但天在会议室时却并没把我拆穿,而是暗中查我,还用创意计划饵来引我上钩,确实可小觑。然而她却想然的误以为我和赵泰一伙的,估计是担心泰找人跟踪她,会对不利吧,这便是聪明被聪明误。既然周雨没有识破我的计划,我就放心了,说起话也多了底气。“周经,你是真的误会了,话跟你说吧,我去中广告是为了跳槽,根就没想过要跟踪你,于你说的那个赵泰,就更不认识了,何来谋和关联。”我淡定释道。周雨夕狐疑地着我,“你在长弓广做得好好的,老板还这么重要的生意交给来负责,干嘛要跳槽”“人往高处走,水低处流,中庆作为滨市广告行业的龙头之,我想跳槽过去不是正常嘛,再说了,像经理这样聪明的人,该很容易看出我在长广告的真实处境到底何吧。”我半拍马屁。像周雨夕这样能力的干练女强人,应该很享受男人的赞赏的特别是仰望般的赞赏果然,我又隐约看见的嘴角轻轻扬起弧度“看来真是我误会了”周雨夕饶有意味地量我。片刻后,她接道:“既然你想跳槽中庆,那么我可以给一个机会,我可以利人脉让你直接入职中,并且是管理层,至也是个组长。”“作交换,我要求你在中的时候替我盯住一个赵泰的客户部副经理他的一举一动,你要时向我汇报。”此话出,我内心狂喜,还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啥来啥。我本来还想怎么才能接近赵泰,后给他装摄像头,结周雨夕就送上门来了真是老天都帮我。这一来,我既能接近赵,往后更容易挖到他更多把柄,又能借助报赵泰动静的机会经联系周雨夕,为报复划做好准备,可谓是举两得。至于周雨夕的给我弄个管理层当,我是相信的,毕竟亲舅舅就是中庆董事,就算是一个部门经的职位都能弄来。但我没有说话,要是立答应了,很可能会引周雨夕的怀疑,这个候按兵不动才是最好。见我沉默,周雨夕笑道:“林子阳,别我没提醒你,如果你答应的话,那么我只否决你的创意计划,后亲自告知你的老板说明是你的问题才导生意谈失败的。”“时候那个叫王胜的经,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次搞掉你的机会吧,一丢了工作,你可怎办,所以请你好好想,做个明智的选择。“好吧,我答应你。我假装叹气道,让周夕以为她已经完全掌了局面。有些女人就这样,以为自己工作力强,小脑袋转得快就能轻易掌控地位不她的男人,特别像周夕这样还富有姿色的人,更是如此。殊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着掌控我,却被我向利用一波。离开滨制药后,我返回公司把和滨鹏制药签好的年广告代理权合同交刘强,就当是感谢他个老学长对我两年的顾了,他自然也知道怎么做。之后,我办了申请离职手续,驾回家等周雨夕的通知不得不说,这小娘们办事效率真的挺高的晚上九点的时候,我收到了她发来的微信音,说我入职中庆的续已经处理好了,明就可以去报到就职。开滨鹏制药前,我存周雨夕的手机号码和了她的微信,方便日给她做工作汇报。因是微信电子语音的缘,周雨夕的声音听起少了几分高冷,那种酥麻麻的音色就像是轻轻抓挠你的胸膛,着听着我都差点来感了。高冷的小婆娘,迟早一天把你给吃喽第二天一早,我打扮西装革履,还特地把鞋擦得锃亮,看起来模有样的,把微型摄头藏到公文包后,我驾车来到中庆广告的公大楼。门口安保检并不严,我很轻松就着微型摄像头进来了我走到前台问道:“好,请问入职怎么走”负责前台招待的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子,长相水灵可爱,该是刚大学毕业的新员。“你好先生,请那边走就是了。”可妹子给我指了指方向“好的,谢谢。”我着那方向走了过去,现有不少人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等待着,于我下意识也坐了上去可是等了很久,直到发现前面的人进进出,还有人在里面喊下个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哪是入职啊,这泥是入职面试!突然,个身影闯入了我的视,居然是朱由!他说在中庆当组长,还真。“林子阳,前两天到你时,我还奇怪你么会到我的地盘来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你窝囊废是来面试的。朱由冷冷地看着我,出轻蔑的笑容。我站身来,直接迎上朱由目光,不屑道:“我过了,我要忙什么事关你屁事?”一时间我和朱由针锋相对,来了不少过路人的围。特别是那些等待入面试的新人,他们以我也是来面试的,见我怼一个公司老职员都惊讶不已。“林子,行啊你,两年不见是这么横。”朱由朝冷笑道:“不过你别了,你现在只是个到求职的废物,真当自还是个公司老总啊?可告诉你,今天负责试的人中有我的老熟,信不信我一句话就你滚蛋!”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匆忙走我面前,看了看我,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后问道:“请问,你林子阳先生吗?”我了瞥他手中的文件,面贴有我的上身照,计是入职表格。“对我是林子阳。”我点点头。中年男子赔笑:“你好,我是人事主管吕超,实在抱歉前台的工作人员给你错路,让你等了这么,请你先填好入职表,然后我再带你去副理办公室吧,如果你有额外的东西,我可派人给你一并搬过去”

只一人的管家
游戏下载

只一人的管家
引导方向介绍

玄幻  |  顾语夏

并且这种打也使得曾家成为了“穷”的前线,果出事了,定是曾家屯出乱,牵马方面则立刻出回应。可不同,山下的曾家屯并有什么骚乱而牵马岭老则突然变得悄悄的,没了半个人影玄真子拍了脑袋,差点念一段金刚辟邪。有心高声喊喊,玄真子着实心里没底,其是当道士要说对鬼神念一丁点都有,那完全可能。万一己一嗓子喊去,没喊来傅反招来鬼,那死得多啊!玄真子心翼翼的往面指挥部摸来,一路上么人都没有到,他反而发的小心里来。直到看指挥部里有光传出来,真子才心头喜,加快了步,心想难成突然有了么军事行动因为自己病才没有赶上哪知眼看快指挥部了,次里一只手玄真子抓了来,玄真子没明白是咋事呢,已经人拉到一段墙之后。“出声,是我”只听声音知道是师兄机子。黑暗虽然看不太楚,但玄机的声音可有不对劲。“兄?”玄真顿时知道肯是出事了。师傅被抓了”玄机子咬说道。“啥”玄真子差跳起来,却玄机子一把住了嘴。“也是去后面营巡营才回。”玄机子道,“一回就觉得不对。你仔细看……”一边着,一边拿指向了指挥方向。玄真从土墙后面出头,这才清楚,指挥里虽然有人来走去,可有半个道士那穿黄皮的鬼子,穿黑的是伪军,有几十号人经占领了老的指挥部。底是怎么回?敌人居然不知鬼不觉摸上了老营这事就算是生在了眼前玄真子仍然法相信。那堡三十六、堡七十二,道都是摆设成?山下的家屯,连着百姓带曾氏弟的人手足三百多人,没有一个发鬼子的?“营里面除了手底下还有十多人之外剩下的师兄弟,全被鬼给抓了。”机子咬牙说,“这……到底是咋回?”后面这话,既象是玄真子,又是问自己。没等师兄弟个弄明白呢突然之间山一片大乱,子的大炮已响了。听到子的炮声,兄弟两个心惊讶,而指部里的鬼子发出嘻嘻哈的笑声,似已经开始庆胜利了。“对劲!”玄子毕竟比玄子要沉稳,鬼子的大炮打向蜈蚣沟,目标是李脸。”“就打李白脸?玄真子也觉不对劲。“。”玄机子沉似水,“光打李白脸不打蝎虎子?”玄机子然心乱如麻但还是快速做出了反应“师弟,今这事,处处透着不对劲这样,你现去秘密山洞看有没有逃来的师兄弟那里。我现去找许三姑虽然许三姑是我们‘穷’的人,可傅说过,这三姑是咱们得过的。”完,也不等真子有什么应,玄机子经悄悄的往下去了。“得过的?”真子一愣,了许三姑之,师傅还说一个人,也绝对信得过。想到这,真子并没有刻往秘密山跑,而是绕指挥部,直圣清宫后山去,他知道那里还有一人是师傅信过的,虽然真子自己并不过那个偷摸狗的油滑士!“梆梆……”远远近的“梆梆声不绝于耳这让黑田本不错的心情变得多少有烦闷。黑田年四十岁,传统的倭国子并无太大别,只是此咬肌发达,使得让人冷看上去,顿得黑田一脸横肉。原同守备大队长山走了之后黑田便来到昌接任,并在接任不久田就干了一大事,在汉帮助下,西抗日义勇军首领梁丹,黑田打了伏,死于水口的河套内。着梁丹的牺,西山义勇数千号人马崩瓦解,对日军而言,个辽西最大“匪患”从烟消云散。等功劳让黑着实的得意一阵,他原为凭此功劳就算不把他到总参部,少也应该让带兵去热河线。东北四中,已有三归于皇军掌,满洲国也经建立,唯热河省就象块吃不下又不出的骨头噎在日军的咙里,让关军总部大为火。然而让田失望的是上头的命令然是让他原驻守,以保热河前线的给畅通。尽黑田很清楚同昌这个弹之地,是联南北的交通地,可是让守在这里,一个驻地守军的守备大长,黑田仍感到闷闷不。要不是牵岭的王老道然拉起一帮棒子自称“党”开始反日军的话,田还以为他在同昌这里老终生了呢“梆梆”声然不停的传,黑田皱了眉,又咽了唾沫。勤务已经小心的一枚刚刚化的军用水壶到了他的桌,可黑田却没有动。说话,黑田还很会打仗的这从他对阵的设置上就能说明问题细沙河河面阔,河滩又分平坦。此刚过完年,开春还有几月,从西伯亚吹来的寒把细沙河的面上冻得严实实,无论从细沙河还从河滩对面任何一支部想要偷袭黑的指挥部,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一他把同昌的支守备中队来了两支,有一个营的军与小阎王侦缉队和周皮的“富党。仗打到这份上,王老的“穷党”是彻底完了从战略上讲到目前为止黑田已经完王老道。可耳边的“梆”声,似乎是谁在对着田嘲笑。黑的军事教科上,也从来提到过眼前种情况,那是全军缺水“怎么样了”黑田咬着问道。“已……已经化了一部分…”勤务兵在边唯唯喏喏回答,眼睛是看着黑田前的军用水。其实勤务心里明白,是化开的第壶水,他立就送到了黑这里,其他全都渴着呢不光是黑田连勤务兵也想到,同昌个鬼地方的天怎么会这冷?根据日的军事操典行军的时候必然是要背一壶水的,果行军路程远的话,甚可能后面还专门的补给队以供应饮。黑田是个丝不苟的人他自然不会手下的士兵水都不带就军打仗。初战斗刚刚开,黑田还不得怎么样。到李白脸的队被堵回蜈沟,王老道成功抓获,剩下一些扫战斗的时候他手下的士却突然告诉,因为天气于寒冷,所的军用水壶经全部冻住,里面的水了一块一块冰坨子。想是不可能了抡出去砸人话,到是可收到奇效。子兵已经在滩上架起了丛丛的篝火暂时没有战任务的鬼子三五成群的火而坐,到可以取暖,有这水的问根本解决不。如果直接水壶架到火烤的话,水会直接炸裂只能把水壶在火堆旁边慢的薰,也知道猴年马能把水壶里的水全部化。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指导玩家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苹果游戏下载

    玄幻  |  旧夏妜

    两包血浆下肚之,杨枭苍白的脸多了一丝血色。有气无力的指了自己被拔下来的服,说道:“闭上衣口袋红色的子”红色的瓷瓶面都是红色的药,在杨枭的要求下,孙胖子将整的药面都灌进了的嘴里。随后用瓶葡萄糖水将药冲进了老杨的肚里。药面下肚之,杨枭的脸色又了几分,起码能出来整句的话了他躺在病床上,气无力的对着孙胜说道:“大圣这个小道士到底么来头?你是不故意隐瞒不说,等着看我的笑话”“哥们儿,但我知道这孩子有个本事,早就把供起来了。还能你对他动手”孙子难得的说了句里话,他先关了房里面的氧气,后点上了两根香,一根塞进了杨的嘴里。另外一自己抽了一口,了缓之后,继续道:“我还纳闷高老大怎么对这道士这么上心,在多少明白点了要是用得好,这是个宝贝疙瘩”正好”杨枭抽了烟,随后吐掉了半没抽完的香烟随后继续说道:我进不了鬼市,辣去给吴主任办,你带上这个小士吧。只要广元鉴到手,这一下也认了。”听到枭这时候还惦记广元冥鉴,孙胖也开始好奇起来说道:“老杨,个什么冥鉴是什宝贝,你能这么心的可是不多。有九河那个鬼市以前在局里也听们说过几嘴。当也没听明白,怎就鬼市了?”孙子自打进了民调开始,对局里的务就不怎么上心他的本事是在处各种人际关系和发事件上,这个句长高亮也已经孙德胜定性了。起来局里的业务力,他孙胖子绝的倒数。趁着自还在恢复身体,枭对着孙胖子说:“九河鬼市你不知道?九河是往阴阳两界的出之一,偶尔下面有阴司鬼差将冥的宝贝偷出来卖。只是这个机会分难得,有人在市转悠了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过几”听到这里,孙子忍不住开口打了杨枭的话,他道:“老杨,你等等吧,阴司鬼偷下面的宝贝上卖?卖给谁?卖钱他们能干什么?换成纸钱再少自己?这个不能吧”听到孙胖子个民调局的前局竟然对鬼市一窍通,杨枭无奈的了摇头,说道:当初高亮也是瞎眼算了,我从头你说吧。阴司鬼也分好几种,有种是阳世差。就像以前跟着郝正的鸦那样,有特的办法可以混迹阳两界。替冥府视阳间,这些人是大活人,在阳也要生活,也要喝嫖赌。”“你么说,哥们儿我明白了。”孙胖点了点头之后,续说道:“那他的胆子也太大了一旦被什么阎君现,那妥妥的要皮抽筋下油锅啊“大圣,你这么个聪明人怎么想到?”说到这里杨枭四下看了一,随后压低了声说道:“要是阎也偷着卖下面的贝呢?听说这一的阎君喜欢装扮富商上来办事,比我可会花钱,要维持可不是一两亿的事情传说还给有钱人买卖命,当然了,这我是不信的”杨是在冥府挂了名,他可不敢得罪面。赶紧说的过了,急忙又把话拉了回来。对着胖子继续说道:我是在下面挂名,阴司鬼差想要于我死地。见了不动手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把宝贝给我?再说说鬼的事情,那边和里的潘家园、老街差不多,都是假古董和旧货的天不亮的时候就市了,你记住了这个时候里面会着卖宝贝的鬼差等到天光大亮之,阴司鬼差就撤了”孙胖子一边,一边点头。等杨枭说这几句话他才开口说道:不是我说,再聊广元冥鉴,什么贝让你这么上心”“这个你别操了,知道东西到手,你自然会知的。”这么会功,杨枭已经彻底了过来。他从病上爬了起来,一拔掉自己身上的子,一边继续说:“不管怎么样事情拜托你了。万别让欧阳偏左弄到手,说句犯讳的话,一旦真现了那种局面大,说不得我要送先走一步了”杨虽然下手狠辣,是却从来不对自人下手。现在能出这样的话,足证明那个广元冥对他有多么重要。孙胖子还打算劝两句,病房大打开,那位劝拔杨枭管子的医生走了进来。见到着膀子,露着一精炼白肉的老杨医生有些不敢相的揉了揉眼睛,定了这就是刚才个只剩下最后一气的‘尸体’之,嘴里喃喃自语说道:“不可能—这是医学史的迹你不要走,我给你做全面的身检查”杨枭连理没有理这位医生他回头冲着孙胖说道:“去九河记得啊,是广元鉴”说完之后,的身体一晃,随消失在了医生和胖子的面前。看张口结舌的医生孙胖子嘿嘿笑了下,说道:“哥儿我说这是幻觉你信吗?要不平宇宙?”车前子睡了也不知道多,等到他再次睁眼睛的时候,已不是医院的病房。自己身在一辆务车上面,有人自己穿了一套税人员的制服。小士迷迷糊糊的摸摸上衣口袋,在面找到了一张当税务局的工作证。车里面只有车子一个人,车窗面漆黑一片,不道是在什么时候方,更不清楚现几点了?看外面黑的天色,推测就是凌晨三点来道士怎么也想不白自己是怎么到上来的。他最后段记忆是在医院,好像被孙德胜了一把,然后又现了一个叫老杨白发男人。他的忆到这里便消失这时候,商务车面终于出现了亮。透过车窗看到几个人推着小车开始在街道两边摊子卖货。这些子越来越多,开只有四五家,没多久变成了十几,几十家,最后条街道两边都摆几百家的小摊位每个摊口前都摆着一盏油灯,除有人亲眼看到,则很难相信这个气化已经普及的代,还会有地方现这么密集的油。不止是摆摊子摆放油灯,来买西的也是人手一油灯。除了几百油灯之外,这些摊子还有个共同特点,没有人大说话。如果有人这里发现了自己要的东西,买卖方便会聚在一起头接耳,用两个刚刚能听到的声开始讨价还价。么大的一个市场安静的有些吓人些摊子售卖的货多种多样,有不道旧家具、旧电和旧衣服。还有孩子玩的玩具,里用的锅碗瓢盆菜刀、餐具之类,甚至还有人摆子卖吃食。有个馄饨的小摊子就商务车旁边,一一阵馄饨的香气了过来。让不知多久没吃过东西车前子,顿时饥辘辘了起来。车子已经顾不上自有没有钱了,他接拉开车门跳了去。到摊子前面了个长条凳子坐,随后对着馄饨老板说道:“先一碗馄饨,有没烧饼?油条也行有锅盔啊,也行来俩锅盔。再来茶叶蛋咸菜?要还有酱牛肉啊,找马上就能吃的一样先来一份

    战神回来
    玩法安全

    战神回来
    特色安全

    玄幻  |  逝漌墨

    “那你多休息几天啊,毕竟体更重要。”上次广州城投单子马上二次判了,我们李还是想把事情得更保险一点对于这份采购,希望张经理够安排人员再细测算一下。“上次不是给成本核算了吗”张志轩拿过购单看了一下“我有印象,个月才做过的”“这我知道当时是测算成还是比较保守,自己生产的些主要精密部控制器都是按外购价格定的近一个月钢铁场行情浮动,有其他的各种因,我想还是张经理帮忙一重新仔细的核一下成本。”那行吧,我安江浩去弄一下到时候你直接他就行。”“谢张哥支持工,签下单请你酒。”“那是须得,谁叫你销售部除了公采购部之外,水最大的,哪我们成本部、有技术研发等门,日子过得哈哈的。”张轩跟林文峰和萱萱打了个哈,随即喊江浩来安排工作。浩进来接过采单,对张志轩:“张经理,个单子什么时要?要等我手上二个单子忙才能有空。”文峰一听那可行,说道:“弟,我们这个子下周要最终案了,成本核一定要在周末班前给我,算帮帮忙嘛,到候请你喝酒。“不是我不愿帮,那二个单也是比较急的高中安排下来,您也知道的”江浩对着张轩说道。林文急了:“张经,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安排加班,或者是安其他人员?”我也没办法啊成本部连我在一共个人,你销售部三个部加起来多个,有研发那边来子核算成本,们都忙不过来啊。”“这次特殊情况,南市场第一次去拓,拿下这一,下次我们也经验了,这里定有你们功劳到时候我们李给总经理汇报时候忘不了你的。”林文峰了一下李大国顺带提了一下总。张志轩也到风声,李大可能升为副总也就没必要太给面子,考虑一下对江浩说“小江,你手上的二个单子微放一放,以单为主,尽快结果,那二单着周末加加班辛苦一下,即晚一二天,高那边我来打招吧。”搞定了本部,算是开一个好头,接来要去隔壁的场部。市场部要负责市场开、产品在电视络报纸上的推等,经理尹能是个能人,自的业务能力很,而且跟河西边的媒体、广公司都比较熟听到林文峰道来意,二话没就答应了下来剩下的时间范萱领着林文峰在公司宽阔的间过道,没走一个部门门口详细的介绍这部门的人员,及隐私或谣言话基本没有多一句,这另林峰对范萱萱高一眼。“可以当的评价一下部门的头头以老总副总吗?就这么对着一人脸说个名字我印象不深啊”林文峰有意验一下范萱萱“背后说人不好吧,即使要我也是只跟你说,也只是我己的个人看法其实公司里大分领导都比较的,除了那个副总。”“高总?高仲全?什么啊?”“不是我们部门几次单子出问了呗,特别是年那个西江的子,卖出去的挖机有质量问,那个高总明道那一批机子检不过关,还让货出厂了,来一年没到客那边反应有个制器老是有问,这也是影响们公司声誉的现在我们二部西江那边都不做了。”范萱直到现在还有愤慨。“哦,这么回事啊,你们怎么知道?”“一部售去同样的机器没有问题,而我听一部的人,他们老大祁南跟高仲全关好着呢。”“么一说,一部老祁还是很会关系的了?”他啊,号称齐大圣,天不怕不怕,只要有子什么手段都上的。”“那是什么样的?林文峰冷不丁出这一句。显范萱萱没有考到如何评价林峰,想了又想道:“你想事周到,办事情极,在公司任任怨,乐于助,和同事相处洽,从来没有边新闻,是个范大丈夫,俗你是个‘好人,哈哈。”“,就这样被发‘好人卡’了其实我也是有心的,就是没那个贼胆而已”林文峰狡黠盯着范萱萱笑笑。“我不信难道你脑袋被了一下,改性?没道理啊,可不能做出让们大跌眼镜的情哦。”范萱反过来将了林峰一军。三楼几个老总办公和财务部、人部,范萱萱没带林文峰细看直接上了四楼打开展览室的仔细介绍公司况,以及公司种产品的展板一个下午时间的很快,下楼时候范萱萱还意问了问林文记忆有没有恢点,林文峰回了暂时没有但人和事越来越悉了,还开玩的说:“特别你!”“几天见,像是变了人,油嘴滑舌,讨打了。”萱萱佯装举起拳拳。“好了了,公司公共合,千万别给人看到,否则是‘黄泥巴掉裆,不是屎也屎了’。”“有你怕的时候”“我是怕影到你,我一个妇之夫,你还个大姑娘呢,了,有男朋友吗?”“哎,看上的看不上,看上我的我不上,难啊。“回头有好的伙我给你介绍”“不了,还看缘分吧。”文峰去了一下生间,让范萱一个人先回办室。过了几分才回到办公室向李大国汇报工作也就下班。上午抽空联的大众s店说他的车辆还有三天才能修好,着怎么快速赚,于是坐公交去了一趟城南古玩市场。一个门面房挂着不多大小的**斋、**轩、**院的招牌,门面有大有小,的专门收受字,有的专门收钱币,有的专卖玉器、原石,还有的乱七糟都有。林文走进一家玉器,站在展架上赏一件件玉器老板一看林文头缠纱布,猜出此人可能最倒霉了,需要器辟邪转运。是走过来对林峰说道:“您,看您样子是是需要点挂件转转运?”“?我看看,你荐推荐。”林峰看老板不似诈之人,便让介绍一下。老从柜面里拿出只盒子放在柜上打开,“男观音女带佛,只观音挂件采最好的老坑和羊脂白玉雕刻成,色泽圆润质地细腻,价也不贵,才,看看。”林文拿起观音挂件看了看也看不啥,自己是个外行,于是装仔细观察,过一会跟老板说“不大喜欢,再看看吧。”样转了好几家都没有适合施读心再投资赚的东西。正准往回走,抬头到一家门口挂个广告,上面大的二个字:活动